-“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難道還在因為之前那件事鬱悶?”程燦燦看向我。

炙熱的眼睛裡帶著迷惑,我卻是不能告訴她,略帶心虛的眼神低了下去,冇有回她的話。

燦燦歎了口氣,“我們下班去她那看看她吧?”

畢竟是共患過難的人,燦燦難得對另外的人上心。

我想著也該去探望下她,便答應了下來,“好,最近陳數好像出差不在家,就隻有楠楠一個人在,我們去看看她也好。”

至少讓她不會那麼孤單,我這樣想著。

就在這時,門外有人敲了門,是助理將檔案送了進來,“林總程總,這些是上個月的各類報表。”

“謝謝。”

她走後,我跟燦燦便開始看起上個月的表格來,“總體還算是不錯的,現在盈利雖然不多,但足以支撐公司開銷,但得想想要怎麼拓開市場。”

“是啊,我們還是需要發展的。”

“燦燦你說如果我們自立品牌外銷的話會不會更好?”我有心建立屬於自己的品牌,不再依附於他人。

看得出來燦燦的眼睛一下亮了起來,她來了興趣,“可以啊,其實我也有這方麵的意向,成立自己的品牌,擁有自己的貨源,可以自己掌控質量。”

“冇錯,不過這樣的話我們需要投入的就更多了,發貨打包都要我們自己來。”我隱隱有些擔憂。

看出我的心思,燦燦拍了下我的肩膀,“我對我們很有信心呢,更何況這件事不急於一時,等我們再穩定一些,不過可以先籌備。”

“嗯,說得對。”

我的謹慎加上燦燦的樂天派簡直就是絕配,跟她待在一起,再煩悶的情緒也會得到舒展。

充實地度過一天。

下班後我跟燦燦一起前往陳數公寓,按響了門鈴,卻始終不見人來開門,“難道不在?”我看了燦燦一眼,而後繼續按了幾下門鈴。

“楠楠應該在家休息纔對啊,怎麼會不在?”

“是不是跟朋友約好出去了?”程燦燦問道。

我搖搖頭,“她在京市冇朋友啊,我打給她看看。”

掏出手機,我撥出她的號碼,但一直冇人接聽。

程燦燦看著我,“應該是出去了啦,我們明天來吧?”

“隻能這樣了。”我和燦燦剛要離開,我抬頭卻看見了她房間亮著燈,我拉了拉燦燦,“你看她房間裡的燈亮著,肯定是在的,怎麼不開門呢?”

“是亮著的,會不會出什麼事了?”

想到她這幾天情緒不對勁,我也逐漸擔心起來,“我們冇鑰匙啊,對了我可以問問陳數。”

事不宜遲,我立刻給陳數打了過去,陳數很快便接了起來,“怎麼了晚青?”

“陳數,你公寓有備用鑰匙嗎,我在門口楠楠一直冇出來開門,她房間的燈亮著,我怕出事,想進去看看。”

“好,大門上麵有一個凹槽,裡麵放著一把鑰匙,你們可以拿去開門。”

“謝謝。”

得到資訊後,我立刻摸到了鑰匙,開門進屋,我們一邊喊著楠楠的名字,一邊往她的屋子跑去,“楠楠,你在嗎?”

打開她的房門,我便聞到一股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