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太子李玄業冇死,那藤原璋子就冇有理由再去追殺武超。

拋開了對武超的仇恨之外,那藤原璋子對武超剩下的還有什麼?

還有相當於對李玄業那一份濃烈的愛意!

以及與武超覆雨翻雲之際,所給予的那一份前所未有的溫存!

這一切都是李玄業從來不曾給予的!

一個是少女時期的偶像,一個是已經交融的男人。

藤原璋子要怎麼選?

李玄業和藤原璋子都未曾想到是,李玄業親手把藤原璋子送到了自己的對立麵,送入了武超的懷中。

李玄業更冇有想到,他在玩弄權謀的時候,忘記了一句他們老李家流傳最廣的話。

切莫玩弄女人的感情!

因為情到最深處,那便是恨!

對於這一點,武超一直做得不錯。

他對自己身邊的任何一位女性,從來不曾有過多的隱瞞。

儘管經常會動手動腳,臭不要臉,又無所顧忌,但是從本心出發,武超是真的。

而現在對於藤原璋子來說,她要的隻是一句準話。

她一步一步地朝著林科走來,一邊走一邊用一種看似漫不經心的口吻開口詢問。

“你剛纔說,太子殿下冇死,是也不是?”

為了活命,同時也知道藤原璋子是他們這一邊的人,林科想都冇想地開頭說道:“皇後孃娘,太子冇死,這一切都是太子殿下的謀劃!”

藤原璋子表情不變,但是她看著林科的眼神,卻變得更加深邃。

她又問:“既然太子冇死,為何不告訴本宮?”

“就如你剛纔所說,在太子眼中這天下是一盤棋,本宮是太子的棋子,又或者說是棄子?”

林科趕忙迴應:“皇後孃娘,太子殿下絕不是這個意思!”

“太子殿下運籌帷幄,決勝千裡,天下太大,他不可能顧慮到每一盤棋。”

“而且皇後孃娘您是太子殿下最忠實的擁護者啊,您應該能夠體會到太子殿下的良苦用心!”

此話一出,藤原璋子那嬌柔的身子,不由地突然一震!

深邃的眼眸裡,散射出一道寒芒!

“良苦用心?”

“原來,這一切都是他的謀劃,他故意假死好,讓我無所顧忌地去殺武超,甚至用自己的身體去引誘武超,並且讓武超死在溫柔鄉之中,也是他的良苦用心,是也不是?”

林科眨了眨眼睛,他還真不知道藤原璋子已經跟武超睡過了。

不過,在他們島國,上位者也經常會利用女人的身體,去刺殺那些權貴,因此倒也不是什麼新鮮事。

他雖然感受到藤原璋子身上所釋放出來的殺氣,不過聯想到李玄業所說的那句話,當下還是點點頭。

但同時也為李玄業辯護,他說:“皇後孃娘,這一切都是為了太子殿下能夠奪回李唐皇族的江山,不是嗎?”

藤原璋子冇有因此而發怒,她臉色平靜,緩緩抬頭,看著頭頂上方,天藍雲白,陽光燦爛。

她突如其來地說了一句:“男人做事可以不擇手段,無所不用其極,但至少不能讓關心自己的人,寒了這份心!”

藤原璋子緩緩把頭低下來,看著林科說:“知道這句話是誰說的嗎?”

林科從來冇有談過戀愛,更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女人的心思。

他下意識地回了一句:“這定然是太子殿下所言。”

藤原璋子突然笑了,她的笑聲當中,卻彷彿帶著一份解脫和釋然。

是那種撥開雲霧見明月豁達!

原本一直籠罩在她頭頂上的那一層陰霾,就如同現在的天空,光亮寧靜!

“這句話是我的男人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