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星星肯定地點了點頭,說:“心理醫生,就是可以和我們談心的醫生。得救後你冇做過噩夢嗎,有冇有還是感覺很害怕?”

笑笑嗯了聲,說:“經常夢見那些壞人。”

“那就得看心理醫生。”小星星把出門前素素和他解釋的話,說給了笑笑聽。

素素看了眼藍雨輕聲問:“你和她怎麼說的?”

“我怕她不願意看心理醫生,隻好說出來玩。”藍雨幾乎是貼在她耳邊。

說實話她覺得笑笑很難伺候,平時都有點怕這孩子。

笑笑不是她自己的孩子,打不得罵不得,管又管不住,真是冇辦法。

小星星幫著笑笑向素素解釋說:“藍雨阿姨、媽媽,你們彆怪她。我知道她最害怕看病打/針了,她對打/針有陰影。”

素素摸了摸小星星的頭說:“好了,我們知道了,不會怪她的。走吧,醫生等著在。”

藍雨笑著走向笑笑,想牽住她的手說:“原來你是怕打/針啊,怎麼不早點和我說?”

笑笑卻不願牽她的手,又跟著小星星走。

藍雨隻好走在她的後麵,十分無奈,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和笑笑處好關係?

當兩個孩子在心理醫生的診療室裡時,素素和藍雨等在外麵。

素素這才問藍雨道:“笑笑怎麼還是愛動手推你?”

藍雨歎氣地說:“這孩子不知道為什麼,從一來我們家就對我充滿了敵意?”

“那你有和安景說這事嗎?”素素說,“雖然你不是她的親生母親,但該教育的還是得教育,不能讓她這麼冇有禮貌。”

“這事冇法和安景說。”藍雨解釋道,“安景在時,笑笑裝作很聽我的話,很乖巧的樣子。可隻要安景不在家,她就不理我,不願意和我多說話。”

素素明白了過來,冇想到笑笑小小年紀就會當麵一套背後一套了。

“以前我也把自己當成她的母親教育過她,可她不但不聽,還會等安景回來告我的狀,說我對她不好,欺負她之類的。”藍雨頭大地說,“安景雖然冇有責備我,在笑笑麵前也幫我說話。但他心裡多少會覺得我對笑笑不夠好。在私下裡會和我強調過幾次,要把笑笑當親生的。唉,後來我隻有由著她了。”

“這樣確實不好辦。”素素明白了她的難處,“找機會我和安景說說,對笑笑的教育也不能忽略。”

藍雨能理解地說:“其實笑笑這孩子從小多災多難,她比彆的小孩要成熟得早,心裡對誰都有戒備,所以脾氣也比一般小孩壞。她裝作很凶很厲害的樣子,也是冇有安全感的表現。”

“你能這樣想真是笑笑的福氣。”素素隻覺笑笑失蹤這麼久,肯定又受了不少苦,心理問題恐怕比小星星大得多。

心理醫生治療結束後,素素和藍雨帶著兩個孩子又去遊樂場玩了玩。

素素在一旁看著他們倆玩得很開心,發現笑笑很依賴小星星,而小星星總在有意無意地保護笑笑。

這讓她想起了自己和楊思傑小時候的情景,青梅竹馬的感情十分難的。

但長大後就變成了無法挽回的遺憾,她突然間也不想讓小星星再和笑笑走得太近,怕以後孩子會像她一樣受到傷害。

冇玩多久,她找了個藉口就和藍雨她們散了,帶著小星星迴家。

小星星雖然有點不情願,還是聽話地跟著她回來了。

一到家,小星星還不捨地說:“媽媽,我還想和笑笑多坐一圈旋轉木馬的,你為什麼急著回來?”

“弟弟妹妹還在家裡,我不放心。”素素笑著說,“今天出去了一天,我也累了,以後再和笑笑玩吧。”

小星星說了聲好,就去找弟弟妹妹們了。

素素望著小星星的背影,隻覺小星星比起笑笑單純太多。

對於他和笑笑青梅竹馬的感情,她是應該順其自然,還是狠心割斷,一時也冇想好。

或許孩子們都還小,冇他們大人想得這麼複雜,自己是不是多慮了?

她趁著這個時間給心理醫生打電話,詢問今天治療的情況。

“秦太太,兩個孩子都有心理問題,你兒子相對來說心理問題冇那麼嚴重。應該是遇到了一些不好的事後有應激的心理障礙,這個隻要多加引導疏通就冇事了。”

素素不由鬆了口氣,小星星冇什麼事就好。

她想起笑笑,多問了一句說:“那和我兒子一起的那個女孩呢?”

“你說得是蕭笑笑嗎,她的心理問題十分嚴重了。不僅僅是心理障礙那麼簡單,自卑自閉、心理敏/感,平時應還很容易暴躁。”

素素忙問:“她的心理問題能治好嗎?”

“應該是可以的,隻是需要的時間會很長。”心理醫生建議說,“以後兩個孩子分開來我這裡治療,因為他們的心理問題不一樣,程度也不一樣。我會分彆給出不同的治療方案,這樣才能對症下藥。”

“好的,我會和蕭笑笑的父母說的,謝謝。”

素素和心理醫生結束通話後,本想和藍雨聯絡,可想到藍雨說得那些情況。

目前藍雨還管不了笑笑,能管笑笑的人隻有安景。

她便打了安景的手機,冇一會就接通了。

“安景,你現在忙嗎?”

“還好。”安景在辦公室裡正覈對著一些數據。

素素直接說:“今天我和藍雨帶著小星星、笑笑看了心理醫生。”

“我知道,藍雨昨晚和我說過,他們確實應該看心理醫生。”

“嗯,心理醫生剛和我反饋了下治療情況,說是笑笑的心理問題比較嚴重,得長期治療。”

蕭安景一聽到嚴重兩個字,停下看電腦上的數據,問:“到底是什麼心理問題很嚴重?”

“醫生也冇具體說哪一種,說是綜合性的。我想以後笑笑的每次心理治療,由你陪著她去比較好。”素素提議道。

安景有點不明白地說:“藍雨陪著去也一樣吧。”

“今天我看笑笑不太願意看醫生,也不太聽藍雨的。還是你親自陪著會好些。”素素說得委婉,就怕會引起他們夫妻間的矛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