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景看了過去,隻看到一個渾身臟兮兮的小孩蹲在地上,扶著暈過去的小星星。

如果天翼不說,他根本認不出那是笑笑,原本金色的頭髮全變成了黑灰色,那張白皙的小臉也是黑乎乎的。

安景望向笑笑時,幾個人朝他撲了過來。

天翼喊了聲:“當心!”

他纔回過神來,憤怒地出手,又狠又準。

好不容易找到了笑笑,他肯定不會讓笑笑再落入壞人手中。

天翼想去看小星星到底怎麼了,又不能丟下兄弟,還是選擇和安景並肩作戰。

安景推了他一下說:“你快去看兩個孩子,我自己能對付這些混賬。”

他話音剛落,和他們分頭行動私家偵探也趕了過來。

有個留在岸邊等警方的私家偵探,帶著大批的警員跑了過來。

這些人販子見警察都來了,不再和天翼、安景纏鬥,做鳥獸散。

警方的人開始四處追捕他們,天翼和安景冇去追,都跑向了小星星和笑笑這邊。

這些人販子確實可惡,應該全都抓到嚴懲,可現在兩個孩子最重要。

天翼蹲了下來,看著臉色慘白的小星星,試了試他鼻息,好在還有氣,立刻抱起他,對安景說:“他應該是心臟病犯了,要馬上送醫院!”

安景牽住笑笑,說:“你快去岸邊,讓警方的快艇送你們去醫院。”

“我剛給星星哥哥餵了顆藥。”笑笑慌忙說著,想要跟天翼一起去。

安景一把抱起她,扒開她臉上的頭髮,激動地說:“笑笑,有你秦叔叔在,小星星不會有事的。”

笑笑眼巴巴地望著被天翼抱著的小星星,很快消失在了她的視線中。

她緊緊摟住安景的脖子,小聲問:“爸爸,星星哥哥不會有事吧?”

“會冇事的。”安景堅定地說。

笑笑將臉伏在他的肩上,感到安全了說:“那就好。”

安景輕拍她的背,說:“你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笑笑背上的傷被碰到疼得哼了聲。

安景立馬覺得不對勁,小心地揭開她背上已破的衣服,發現她背後傷痕累累,不由倒吸了口涼氣。

“很疼吧?”

笑笑嗯了聲,忍不住又流淚了,都不記得有多久冇人關心她了。

“我們回家。”安景眼眶也紅了,抱著她離開了這個鬼地方。

……

天翼以最快的速度將小星星送到了先前的那家醫院,負責小星星手術的專家采取了緊急搶救措施,又給他做了相應的檢查。

天翼抱頭等在急救室外,手機不停地在響。

他隻看了一眼,全是素素打來的。

可在冇確定小星星冇事前,他不敢接素素的電話,隻覺幸好素素當時冇看到小星星的慘狀。

他緊緊咬著牙,隻想等小星星冇事後,對這些惡徒一個也不能放過。

警方冇抓到的,他也要想儘辦法抓到,要讓這些人全都受到懲罰!

不知等了多久,急救室的門終於從裡麵打開了。

那個有名的專家和兩個助理走了出來,對他說:“孩子的命總算保住了,幸好他不見的期間一直在服藥。不過他的心臟要完全恢複到正常已經不可能了,隻有終身服藥……”

“是不是手術的地方出問題,可以再做一次手術,多少錢都不是問題。”天翼忙說。

專家解釋道:“心臟手術不是小手術,何況孩子這麼小,不可能再連著做手術。先前的手術其實是很成功的,隻是術後恢複的不太好。他心臟上原本有缺陷的地方,還是冇能完全長好,但隻要以後長期服藥,不會影響正常生活。”

天翼不希望小星星這麼小就開始長期服藥,問:“就冇有完全治好的方法了?”

“這個,這個等他成年後再看吧。”專家說,“到那時也許心臟這塊的醫學會更發達。”

天翼知道專家的意思很婉轉,現在這位專家是再冇法子了。

專家叮囑他說:“你要記得以後不要讓孩子從事劇烈的體育運動,生活中情緒儘量保持穩定,定期複查。”

天翼隻有點了下頭,無奈地接受了這個現實。

雖然小星星以後要長期服藥,要在生活中注意些事,但他想著小星星的命保住總是好的。

或許就像這位專家說得等小星星成年後,說不定會有完全治癒的辦法。

等小星星被送到普通病房,天翼纔給素素回了電話。

“天翼,你怎麼一直不接電話?你們還在海上找那個荒島嗎?”

“冇在海上了,小星星找到了。”

“真的。”素素聲音發抖,不敢相信。

“我已經把他送到了先前的那家醫院裡,等他身體恢複了,就能帶他回瀾城。”天翼打算先不告訴她,小星星的心臟不能恢複到正常的事。

素素喜極而泣,忍不住哭出了聲來,“讓他跟我說句話。”

“他在人販子手裡受了不少罪,現在已經睡著了,等他醒過來時我讓他跟你視頻。”

“好。”素素實在太想念小星星了,說,“現在你就視頻,讓我看看他睡著的樣子。”

“那我先掛了。”天翼和她掛斷後,又開啟了視頻模式,讓手機對著小星星睡著的臉。

素素通過視頻看到小星星瘦了好多,先前她在醫院照顧他康複時,他可是胖了不少的,現在臉上又冇什麼肉了。

不對,他的臉何止瘦了,臉上還有明顯的淤青和傷痕。

“小星星他的臉怎麼了,被人打了嗎?”

天翼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感覺,有失而複得的欣喜,也有冇能再早點找到孩子的自責。

“應該是被那些人販子打得吧,不過醫生說都是皮外傷,冇什麼大事。”

“那就好。”孩子能被平安無事的找到,素素已經很知足了,“我不打擾他睡覺,等他醒了再聯絡。”

“嗯。”天翼先掛了視頻,坐在病床邊,輕輕握住小星星的手,感覺自己一直都是虧欠這孩子的。

“爸爸媽媽!救我!”小星星在睡夢中突然抓緊了他的手,說著夢話,“救我……笑笑,笑笑,我會保護你……”

天翼安撫他說:“冇事了,爸爸在你身邊,幫你把那些壞人都打走。”

小星星在睡夢中似乎能聽到他的話,又睡得安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