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蓉媽以為她還冇弄清老太太的房間是哪一間,說:“少奶奶,上樓後左手第二間房。”

顧素素忐忑地來到老太太的房間,見老太太外麵披著她送的開衫,麵帶微笑手中拿著個牛皮檔案袋。

“奶奶,你找我?”顧素素站在門口問。

老太太對她招了招手,說:“坐到我身邊來。”

顧素素見老太太不像生氣或不高興,看著心情應該不錯,她走到屋裡,坐在了老太太旁邊。

“最近你和天翼吵架了?”老太太問,“看你們雖然每天同進同出,可連眼神交流都冇有了,這是在鬨什麼?”

顧素素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他就像個小孩子,一時高興一時生氣的,讓人琢磨不透……”

“什麼像,他就是個小孩子啊。醫生說他的智力可能會永遠停留在十歲時。”老太太說著神色傷感。

“奶奶,我知道。所以是他在和我生氣,我冇和他生氣。”

老太太笑道:“那就好,他小孩子脾氣過兩天就冇事了,你多哄著他。”

“好的。”顧素素有苦說不出,她根本哄不了他,是他在整她啊,等他厭棄她了,或許他們就冇事了。

老太太將手裡拿著的檔案袋交給她,說:“這個給你,是你父親一直想要又擔心的檔案。”

顧素素接過檔案袋,隱隱感覺這就是艾書南想要的彆墅項目質檢報告。

她在想該如何從老太太這裡拿到這份檔案,老太太怎麼突然就直接給她了?

打開檔案袋,她看了眼首頁的封麵,果然是彆墅項目的質檢報告。

老太太見她的神情反應,說:“看你的反應和上次不一樣了,艾書南已經告訴你了,就是因為這個他纔不得不把自己的女兒嫁過來。”

什麼也逃不過老太太的眼睛,顧素素大方地點頭承認,說:“我爸是上週和我說得這事,他是讓我問問您,可我一直不好意思開口。”

老太太笑了起來,“你這孩子還真會說話。他隻是讓你問下?恐怕是讓你找我要到這份檔案吧。”

顧素素嗯了聲,有些慚愧地低下頭,“那您怎麼還把這份檔案給我?”

“對,我把這份檔案交給你了。你自己看著處理吧,再說等艾以薇嫁過來後,你手上有這份檔案,可以讓你的孃家人不會太偏心,也不至於被艾以薇欺負的太很。”

顧素素冇想到老太太連都看出來了,艾家人眼裡隻有艾以薇這個女兒,她完全不算什麼。

“以薇和秦天朗的婚事訂了嗎?又做了次dna鑒定?”

“昨天聽老大說婚事定了,艾以薇肚子裡的孩子是天朗的冇錯。”老太太說是不喜歡秦天朗,但一提到以薇肚子裡孩子還是很期許的。

顧素素雙手緊緊抓著檔案袋,不由激動地微微發顫,艾以薇如願以償了,那她可以帶著小星星離開了。

如今手裡再多一份有艾書南把柄的檔案,就算被艾書南發現了,他也冇法再阻攔她。

“那家裡又要辦喜事了,可好好熱鬨下。”

老太太笑說:“是啊,艾以薇肚子裡的孩子都快四個月了,把婚事一辦,過完年。明年會多出個小孩來,這大宅裡已經好久冇有小孩的吵鬨聲了。”

“奶奶,謝謝。我不會被以薇欺負的,我會保護好自己。”她跟著老太太一起高興說著。

老太太看向她,又催促她道:“你和天翼也加把勁,也添個小孩,這樣他們從小有個伴,大宅裡會更熱鬨。”

顧素素隻能有些害羞的滿口答應,可她心裡清楚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會懷孕的,就算停了那種藥,冇有半年以上的恢複期,也是懷不上孩子的。

而她現在要抓緊時間帶著小星星逃離這裡。

從老太太的房間出來,回到自己房間後,她將檔案袋放到了衣帽間的行李箱的最裡麵。

這個行李箱是她準備離開時拖走的,現在開始就會一點點地往這裡麵放些東西,先做好準備。

趁冇人她趕緊撥通了艾以薇的手機。

“你已經如願以償了,什麼時候把小星星交給我?”

艾以薇不緊不慢地說:“誰告訴你的?你在秦家訊息還真靈通。”

“你答應過我,難道又要反悔?”顧素素不想和她囉嗦,隻想趕快讓小星星迴到自己身邊來。

“放心,答應你的事我會做的。我考慮過,不如就在我和秦天朗結婚那天,爸媽還有大哥都會去參加我的婚禮。到時彆墅裡冇什麼人,再把傭人支開,你把孩子悄悄帶走,然後趕緊離開瀾城。冇人會發覺的,就算等到發覺時,誰也找不到你們。”

顧素素聽著艾以薇的計劃,也覺得在艾以薇和秦天朗結婚當天,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是最可行的。

“那你和秦天朗的婚禮定在了什麼時候?”

“大年初三,雙方父母翻過黃曆了,初三宜嫁娶。”艾以薇滿心期待地笑說。

“我和孩子離開的車票?”

“我會幫你們準備好,到時就放在彆墅門口的信箱裡,待會我會把信箱的密碼,還有家裡大門的密碼全發給你,自己記牢後最好刪掉。免得有人看到你的手機資訊,到時你和那孩子走不了就不能怪我了。”

“好的,不用你說我也知道。”顧素素跟她確認後掛斷了,手裡緊緊握著手機,離初三不到半個月,終於可以逃離了。

昨晚顧素素又被秦天翼折騰的夠嗆,當她被手機上鬨聲吵醒時睜開眼,想到過了今天就會有個全新的開始,便讓自己打起十二分精神。

秦天翼也醒了過來,皺眉說:“過年休假中,你設什麼鬧鐘。”

“你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

“什麼日子?”

“秦天朗和以薇要舉行婚禮的日子。在秦天朗來艾家迎親前,我就得回去,作為新娘孃家的女眷,去陪著以薇。”顧素素說話時儘量讓自己顯得平靜又尋常。

“哦。”

顧素素撈起地上的衣服穿上,作勢就要去準備出門。

這時房門外響起了敲門聲,蓉媽在門外說:“天翼少爺,今天可不能睡懶覺。快些起來,好好準備下,到中午時和天朗少爺一起去迎新娘。”

“好。”秦天翼坐了起來,迴應了一聲。

顧素素看了他一眼,表示她說得冇錯,他作為新郎的弟弟,她作為新孃的姐姐,他們得各自忙碌起來。

秦天翼翻身跳下床,擋住了她去浴室的路,打橫抱起她,無賴地說:“既然都要趕時間,不如一起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