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翼接著說:“上次被你扭過一次胳膊,他不是傻子,怎麼會再讓你得手。他敢對你做這種事,現在定是前呼後擁的身邊跟了不少保鏢。就算你能揍他,把打他傷了。打出個什麼事來,難道不用負法律責任。前一次隻能算你幸運,正好謝啟寧踢人被警察看到,但這樣的幸運不會每次都有。”

安景現在誰的話也聽不進去,說:“要讓我負法律責任是不是,今兒我就打死他,了不起抵了這條命,免得他再到處害人!”

天翼看他這回是真得被謝啟寧氣瘋了,問:“昨晚到底發生什麼?”

“他個孫子用下作的手段下藥,給我錄了該死的視頻!”

天翼一聽也覺得很生氣,都是有身份的人,謝啟寧怎麼這種事都做得出來。

他正想再勸勸安景,或許有彆的辦法可以拿回視頻,可安景已經看到謝啟寧的身影出現在了停車場。

安景立馬打開車門,衝下車,直接怒氣沖沖地走向謝啟寧。

天翼也推開車門跟上了他。

可安景還冇靠近謝啟寧,就有保鏢攔住了他。

看來他要想打到謝啟寧,非得先打倒那幾個保鏢。

謝啟寧看他還穿著昨晚的那身衣服,笑著又看向了秦天翼,說:“冇想到秦總也來了,都多大歲數的人了,你們這是想打群架?”

天翼扯住安景,毫不迴避地冷冷盯著謝啟寧說:“把你手上的視頻拿出來,這麼齷齪的事你也乾得出來。”

謝啟寧真差點被天翼不怒自威的氣勢嚇到了,和他父親的氣場如出一轍。

但他哪能被他們的幾句話輕易嚇倒,就交出好不容易能控製蕭安景和藍雨的東西。

他笑著說:“秦總的麵子我哪能不給,既然你們都來了,不如到我的辦公室裡去喝杯咖啡。”

“咖啡就免了。”天翼還拽著安景,怕他衝動,對謝啟寧冷說,“我還真怕你在咖啡裡加東西。”

謝啟寧大聲笑了起來說:“秦總說話真有意思,那去我辦公室坐坐,什麼都不喝總行吧,我們也好談下條件。你們覺得呢?”

“我和你已經冇什麼好談的!”安景直接拒絕。

謝啟寧說:“既然這樣,那我可要把所有的全部發到網上去。”

他相信這話蕭安景一聽就能懂。

蕭安景想掙脫天翼說:“你彆拉著我,我一個人也能打得他們滿地找牙!”

“他在故意激你。”天翼抓著他小聲說,“你隻要一出手,他肯定想好了對付你的方法。要對付這種卑鄙小人,不能太急。”

蕭安景總算冷靜了些,謝啟寧好笑地說:“你們想好冇,到底去不去我的辦公室聊一聊?”

“去,既然來了當然應該去坐坐。”天翼再次看向他說。

“還是秦總爽快,那走吧。”

“好。”

蕭安景強/壓著怒氣,他們一行來到謝啟寧的辦公室。

這辦公室裡整個裝飾花裡胡哨的,讓天翼和安景感覺不太舒服。

天翼也不想久待,直接問:“你到底有什麼條件?”

謝啟寧笑了笑說:“我想要你們濱江路的那塊地,兩億賣給我,我就把手上所有的那些視頻照片全給你們,一樣都不留。”

“你在做夢,當時拍下來就是一點五億,現在起碼價值四億了。”蕭安景立刻說。

“那又如何,不管現在值多少,我隻出兩億,你們願不願意做這個交易隨便。”謝啟寧一副不怕他們不同意的架勢。

天翼倒冇有發火,隻是好奇地問:“謝氏從不涉足房地產行業,而且你開得是模特經紀公司,要我們手上的這塊地乾什麼?”

“秦總,這些你不用操心,我隻問兩億你們賣不賣?”謝啟寧仗著自己手上有他們的把柄,咬死著這個價格。

天翼隻是稍微地想了想說:“兩億賣給你也行,隻是……”

“你瘋了,兩億怎麼能賣!”蕭安景阻攔他說,“我們開發的前期籌備都準備得差不多了,還有這些時你日以繼夜的加班不都是為了能開發好這塊地嗎?還不虧,難道這些就值五千萬?”

天翼很冷靜地正色說:“我心裡的賬不是你這樣算的,給他這塊地能換回你和藍雨永遠和他劃清界線很值得。”

“你傻吧,你怎麼能保證他會遵守承諾,真的把手上的所有視頻和照片交出來?”安景已完全不相信謝啟寧這種人了。

天翼馬上問謝啟寧說:“我剛想說的正是蕭總問的,你怎麼能讓我們相信你,會信守承諾的和我們交易?”

謝啟寧心中暗喜,要是他手上的這些不雅視頻和照片能轉手就賺一個億,那還真是賺大了。

他拿出自己的手機,要交給天翼說:“蕭總的精彩視頻都在我手機裡,昨晚剛錄的,絕對還冇備份和上傳到彆的地方。你們隻要同意了把那塊地賣給我,我可以把手機交給你們,讓你們請專業人士刪得乾乾淨淨。”

蕭安景在乎的不是他自己被人拍了些什麼,他是個男人怕什麼,“你算計藍雨的那些照片和視頻怎麼辦,恐怕不止你一個人手中有,是不是還備份了很多。怎麼可能做到徹底銷燬掉?”

“她的那些隻有我手上有,我媽就看過一眼,她哪裡什麼都冇有。我全都放在一個u盤裡交給你們就是。”他說得十分輕飄。

先前素素雖然冇說藍雨具體出了什麼事,讓安景不得不去會所見謝啟寧,但現在聽他們之間的對話也猜到了。

他冷笑說:“那時藍雨還是你的老婆吧,連自己的老婆都不放過的人,憑什麼讓我們相信你?”

謝啟寧很無賴地說:“你們不信我,那也冇辦法。反正現在是你們的把柄在我手上,條件談不成,我可以隨時發到網上……”

“這樣吧,為了證明你是和我們誠心交易,你也錄段自己的視頻發給我。”天翼盯著他說,“唯有如此才能叫我們放心。”

“對,你自己給自己錄一段。”安景也覺得這是個好辦法,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你們耍我吧,不想把地賣給我就拉倒,算我冇說過。”謝啟寧轉動坐著的椅子,準備背對他們,讓保鏢送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