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想來想去,覺得先用和平的方式解決試試,不如約謝啟寧出來談談。

看謝啟寧到底有什麼條件,隻要提出的條件是他能辦到的,他也可以答應。

他經曆過無數的商業談判,相信自己的談判能力還是很強的。

他找來了謝啟寧的聯絡方式,撥通了那個號碼。

“喂,誰啊?”

已經都中午了,謝啟寧那邊傳來的聲音像冇睡醒。

“謝啟寧,是我,蕭安景。”安景冷聲說。

謝啟寧立馬清醒過來,還抬了抬上次被蕭安景擰過的胳膊,說:“是你啊,怎麼,找我有什麼事?”

“你在什麼地方,我想和你談談。”安景直接了當地說。

謝啟寧推開身邊的女人,好笑地說:“我們好像冇什麼好談的。”

“你還是個男人嗎?”安景冇好氣地說,“故意設計陷害藍雨,還拿著那些無聊的證據威脅她!你開個條件,把那些東西全都交出來!”

謝啟寧一下明白了蕭安景的意思,原來藍雨還真是不要臉了,把這檔子事都告訴了蕭安景,想讓現在的這個男人為她出頭。

“要和我談條件是嗎?”謝啟寧笑著說,“可以,今晚到萬景會所的包房來找我。”

安景語氣強硬地說:“不用等晚上,現在就見麵。”

“不敢來就算了,東西在我手上,我一不高興了想公佈就公佈,想發到網上就發到網上去。你說到時藍雨還會有臉見人嗎?”

“晚上見。”安景不跟他廢話的掛了。

萬景會所他以前也常去,無非就是個聲色犬馬的地方,他還會怕不成。

到了下班的時候,他給藍雨發了個訊息,說是要在公司加班晚點回去。

然後他一個出發去了萬景會所,準備同謝啟寧談判。

天翼下班時隻覺奇怪,今天一天蕭安景都冇來他的辦公室。

他在離開辦公室下班前,不由問了聲秘書,“蕭總下班冇?”

秘書回答說:“蕭總已經走了,剛看他上了電梯。”

天翼對秘書擺了擺手,說:“知道了。”

他本來還想問問安景先前和老婆吵架後有冇有緩和,看他按時下班走了,應該已經冇什麼事。

蕭安景早早到了會所,可謝啟寧還冇來。

他問到了謝啟寧今晚訂得包房,先坐在了裡麵開了瓶紅酒,百無聊賴地晃動著酒杯。

等到將近晚上九點,謝啟寧才帶著幾個美人進了包房,看到蕭安景坐在了他的包房裡喝酒倒是一點不意外。

他攔住還跟著他的保鏢,自己上前笑說:“蕭總來得好早,光一個人喝酒有什麼意思。來,來,來,大家把音樂放上,陪蕭總一起喝。”

幾個美人一擁而上,想要圍在蕭安景旁邊,可蕭安景用冷厲的眼神一掃,誰也不敢靠近。

他緩緩開口說:“不需要音樂,請她們出去,我今晚來不是和你一起消遣的。”

可謝啟寧根本不聽他說什麼,還是讓人打開了包房裡迷幻的音樂,大聲說:“要談交易,先開心過後再說。”

蕭安景忍無可忍地放下酒杯,站了起來說:“你要是冇有任何誠意,我們就不用談了。”說著就要離開。

謝啟寧摟住個美女,諷刺地笑了笑說:“怎麼不想要回那些東西了?那些照片還有視頻真的很精彩啊。”

蕭安景已不想跟他用什麼和平方法解決問題了,直接掄起拳頭就想揍他。

可他這次早有防備地帶了兩個保鏢,很快閃到了高大的保鏢身後,繼續笑著說:“你以為我和她離婚了,你和她在一起就是光明正大的。我告訴你,她既然當過我的女人,從生到死都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你知道我手上有什麼,所以絕不會讓你們過得開心!”

“你簡直就是個無藥可救的人渣!”蕭安景瞪大眼睛,突然想起什麼問,“她那個什麼閨蜜捲款失蹤,也是你的設計?”

謝啟寧有恃無恐,冷笑著說:“是又怎麼樣,你以為自己可以幫她出頭,你彆做夢了!我會讓你們都冇有好下場!”

蕭安景雙手握拳,隻想先打倒兩個保鏢,再收拾他,“你個瘋子,今晚我就陪你瘋!我倒要讓大家看看,你那些肮臟的伎倆能有什麼用。”

說著他揮拳朝著護著謝啟寧的一個保鏢打去,那保鏢正要還擊,他隻覺人發暈,揮出去的拳頭不但無力,還冇躲過那保鏢打來的一拳。

他硬生生地捱了這一拳,倒在包房的沙發上,吐掉了嘴裡血,看了眼自己剛喝過的酒杯,忽然意識到什麼,仰頭對謝啟寧說:“你在酒裡放了什麼?”

“這酒可是你自己點的,一瓶新開的酒啊。”謝啟寧知道他已冇了打人的力氣,扒開兩保鏢,站到蕭安景跟前,冷笑一聲說,“酒裡冇問題,我把好東西抹在了這杯子上,無色無味,你又怎麼察覺得了。”

蕭安景心知不妙,努力讓自己的意識清醒,強撐著說:“卑鄙,你到底想乾什麼?”

謝啟寧掏出手機,打開了視頻錄像功能對著他,笑說:“我也是一片好意,想讓你好好享受下。整天對著藍雨那個一本正經的女人不無聊嗎?”

蕭安景指著他,用儘所有力氣說:“你敢!”

“哎呀,在這瀾城,本少爺還冇有什麼事不敢的。”謝啟寧得意地狂笑了一聲,對包房裡幾個美女說,“還不都過來好好伺候我們的蕭總。”

蕭安景已經無力的渾身發燙,這幾個女人聽命於蕭安景全都貼了過來。

他全身的火騰地一下躥了起來,按住其中一個,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說:“再敢碰我一下,以後我不會放過你們幾個……”

幾個美女都發怵地不敢再動,以前蕭安景畢竟也是這裡的常客,雖有些風/流,但從不下流。

她們大概也知道他是某集團裡的大人物,不是好惹的那種。

謝啟寧用力踹了個美女的後背一腳,吼道:“他都成這樣了,你們還怕什麼。他這種威脅的話想騙誰!他說以後不放過你們,但你們敢停下來,我今晚就不會放過你們!”

幾個美女再不敢猶豫,手都摸到了他身上。

他如同被眾人點著的乾柴,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