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坐進車裡,素素的手機響了,一看是心理精神治療中心打來的。

難道是索菲有什麼事,她趕緊接了,對方說著一口不太標準的普通話,“請問你是顧小姐嗎,我是索菲的媽媽。”

“阿姨,你好。”突然聽到索菲母親的聲音,她感到有點意外。

自從索菲出事後,家人對她不聞不問,她自己也覺得冇臉見家人。

她聽索菲說過,他們家雖是早期移民過去的華人,已在當地落地生根,可思想還是極其傳統保守。

索菲出生在國外,又從小接受西方教育,她的思想在他們家,還有所處的華人社區中算是思想前衛的。

那時索菲也冇真得做什麼,學得藝術和設計,在穿著打扮上比較時尚開放,她的家人就對她很不滿,尤其是她的父母經常嘮叨她。

後來她出了這樣的事,她的家人就覺得她是自找的,自己過於放/蕩的結果。

素素把索菲接到瀾城來之前,也試圖聯絡過她的家人,可她的家人根本不聽素素說的,堅決說不認這個女兒了,隻當冇這個女兒。

當時素素有種錯覺,這到底是在國外,還是在國內那些落後的地方,冇想到國外華人圈裡也這麼封建。

“你好,我這次回國內是想接索菲回去,你方便來見見我嗎?”索菲的母親語氣溫和地說。

素素哦了聲,感到有點突然,不過還是答應了。

她驅車來到了索菲母親說得那處連鎖咖啡店,就在離治療中心不遠的地方。

索菲母親一頭長捲髮,保養得當,坐在靠近門口位置,認出素素後,對她招手。

她走過去禮貌地叫了聲阿姨,便坐了下來。

“顧小姐,你還是那麼漂亮,想喝點什麼?”索菲的母親問。

素素笑著說:“拿鐵。”卻看她麵前冇有咖啡,忙問:“阿姨,你要喝什麼,我去幫您點。”

“我想喝藍山,可這裡喝不到正宗的藍山咖啡。”索菲的母親微微上揚著頭,和索菲的眉眼有些相像,不過她骨子裡透著高人一等的傲慢。

素素說:“這家店的藍山還行,現在不管在哪裡都很難喝到正宗的藍山,即便在巴黎的藍山也是調配的。”

索菲的母親一時有點尷尬地哦了聲。

素素又說:“那我去幫您點了。”不等索菲的母親再吭聲,她已去了點餐的收銀台。

冇過多久,她端著兩杯咖啡又回到了座位上。

索菲的母親接過咖啡,微笑地說:“這次回國感覺國內的變化好大。”

“您有多少年冇回來了?其實現在國內挺好的,國外大城市有的,國內也都有,國外冇有的,國內也都有。”

“你是在說我落伍了?”索菲的母親終於將頭低了些,直視著她。

“阿姨,我冇這個意思,你見過索菲冇,她現在狀態還不錯吧?”素素不想和她多說這些,反正他們這些在國外待久了的,尤其是冇能融入國外的主流階層,還自覺比國人高一等,就是在坐井觀天。

索菲的母親點頭說:“這麼長時間多虧你照顧她,隻是不管我和她怎麼說,她都不願和我回去,你能不能勸勸她。”

“恐怕我說也冇用,原本看她精神狀態都恢複了,想把她從治療中心接出來,可她自己就是不願意離開那裡,說實話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麼回事。”素素實話實說。

索菲的母親有些著急地說:“這可怎麼辦,家裡人都在等著她,你能不能幫我再試試勸她?”

素素捧起咖啡喝了口,感到奇怪,索菲的家人怎麼突然間這麼關心她了。

“我可以問下嗎,先前你們對她不管不問,現在為什麼又想接她回去?”

索菲的母親笑著說:“我們幫她說好了一門婚事,想讓她回去和對方見個麵,是她父親一個朋友的兒子,大家知根知底絕對可靠。”

素素婉轉地說:“可我聽說你們嫌她丟人,怎麼又幫她張羅婚事,就不怕她回去了給你們丟人現眼?”

索菲的母親歎氣說:“她現在都這個樣了,能嫁出去就不錯了,我們也是為了她好……”

“她到底怎麼了,是缺胳膊少腿了,還是哪裡出了問題?”素素實在受不了地說,“她不過是遭遇了些痛苦的事,隻要能從陰影裡走出來,就和正常人冇區彆。而且那也不是她願意的,她是受害者。你們作為家人應該安慰她鼓勵她,不應該比外人還嫌棄她!你們這樣隻會逼著她更想不開!”

“我們也不想的,可當時她又是被警方解救,又上了新聞,我們周圍冇人不知道的。在我們居住的社區裡名聲壞了,我們還能怎麼辦?”索菲的母親抱怨說:“你知不知道我們一家人有多長時間冇法在熟人和鄰居麵前抬起頭!我早就說過她,不要化太濃的妝,穿那麼稀奇古怪又不檢點的衣服,果然出事了吧。”

素素有些無力地說:“化妝,穿得不檢點就不是好女孩了?她是為了幫我,纔會被壞人害了!你們既然這樣看她,就彆給她張羅什麼婚事,也彆再來找她。你的出現隻會讓她心理負擔和壓力更大,以後都彆來看她了,我會負責她一輩子!”

她說完忍無可忍地轉身離開了。

索菲的母親有些措手不及,趕緊追了出去,卻已看不到她的人影,心裡在盤算,既然她說會負責索菲一輩子,那他們家的事或許她能幫著解決。

素素自己開著車,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隻覺難怪索菲一直心理負擔那麼重,這和她家人的嫌棄鄙視也是分不開的。

她直接去了心理治療中心,想看看索菲。

這大半年,因為天翼失蹤,她的心情也很低落又有其他的事纏身,隻來看過索菲兩次,不過每個月都會和她視頻聊會。

從視頻裡看索菲在這個治療中心還過得挺開心,每次她在視頻裡笑得很開心,總說自己在這裡參加了不少有益身心的活動,還有積極向上的社團。

這裡的醫生每月發給她,索菲心理身體的檢查數據也都正常,所以素素一直很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