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賤東西,你說……”

“住口!”

大概是顧素素諷刺的意思太明顯,所以幾乎是顧素素的話剛剛落下,秦雅旋和黃秀麗兩個人的臉色就立刻難看起來,她們要罵顧素素,卻被秦陽亮厲聲喝止。

“侄媳婦說的對,以後不準再說這些給我們秦家丟人的話。”

“素素說的對,身為秦家人,就要時刻注意言辭,彆讓外人笑話。”老太太讚同地點頭,似乎對顧素素自稱秦家人很滿意。

“一開始我就說過,是讓你代管靡尚時裝公司,並冇有說把公司交給你。現在天翼已經成家了,你將這家公司交給他們夫妻倆練練手,做好交接。”老太太又笑著語氣溫和的對秦雅旋說。

“好。”

秦雅旋剛剛被她爸爸嗬斥了一頓,又素來知道老太太一向重男輕女,秦天翼即便是個傻子,在老太太心裡也是好的,她再努力也不會被認可。

“我聽奶奶的。”因此即便心中再不服氣,她嘴上也不得不答應。

……

老太太說完想說的事,就讓大家都散了。

回到房間,顧素素隻想安靜的休息會,可一關上門,秦天翼整個人又變了。

他攬住她的纖腰,把她壓在門後,撥開她耳邊的髮絲:“剛纔,為什麼要護我?”

說話時,他溫熱的氣息噴灑在顧素素的脖子上,弄得顧素素有些發癢,扭了扭身,想要躲開,卻被男人抱的更緊。

“嗯?”秦天翼疑問了一聲,醇厚的鼻音聽得顧素素有些發麻。

“我……我就是想著好歹是夫妻,你再怎麼樣也是我老公,我……我怎麼能讓彆人欺負我老公呢。”顧素素耳朵發紅,有些結巴地說。

“當真是這樣?冇有其他目的?”秦天翼又問,問著的時候把顧素素抱得更緊,嘴唇若有若無的碰到顧素素的耳朵。

“我能……啊!”顧素素想說她能有什麼目的,可是話還冇出口,就突然被秦天翼咬住了耳朵,還被對方用牙齒輕輕的啃咬。

“想清楚了再回答。”秦天翼一邊啃咬,一邊啞聲警告。

秦天翼呼吸熱氣,牙齒輕磨,顧素素被弄得又麻又癢,最後隻能如實以告:

“我……我的目的很簡單,隻想讓他們放過。。。。。。放過我們,不再欺負我們,我在秦家日子好過些。”

顧素素羞的眼睛都紅了。

“這才乖。”秦天翼輕笑一聲,似乎是相信了她的話。

顧素素聽到秦天翼的輕笑,也鬆了口氣。

“秦天翼,你是不是可以放……啊!”之後她正想叫秦天翼放開自己,卻不想秦天翼竟然突然把她橫抱了起來。

“你……你想做什麼?”顧素素一驚,她本能的抱住秦天翼的脖子,驚慌的問。

“嗬,新婚燕爾,自然是做夫妻之間該做的事。”秦天翼又輕笑一聲,橫抱著顧素素朝床走去。

“不!不要!”顧素素聽到秦天翼的話後立即掙紮起來。

“秦天翼你放開我,你不能這樣對我。”昨晚喝醉酒跟秦天翼發生了那事已經是意外,現在她整個人都是清醒的,她不願意再被秦天翼這樣那樣。

“為什麼不能?你和我都已經結婚了,做什麼都是合法的。”秦天翼卻是不理會顧素素的掙紮,直接把顧素素扔在床上,然後整個人壓了上去。

“還是說,老婆你不願意跟我做夫妻之間的事?”秦天翼說著抬起一隻手放在顧素素眉眼間,食指在顧素素的眉彎處輕摩了下,半眯的眼裡全是警告。

“我當然……嘶!”

顧素素話冇有說完,秦天翼輕撫她眉彎的手力道突然一重,讓顧素素一下痛的撥出聲。

“嗯?老婆你想好了再回答!”秦天翼再次開口,‘老婆’兩個字咬得極重。

“我……”再次被警告,顧素素還能說什麼,她隻能兩眼通紅的看著秦天翼。

“老婆真乖!”秦天翼滿意的一聲輕笑,然後重重吻住了顧素素:“唔——”

……

這個白天,顧素素再次被秦天翼吃乾抹儘,等一切結束時,時間已經是下午。

“四少奶奶,老太太請你過去。”

秦天翼離開房間不久後,門外有人敲門。

顧素素趕忙應了聲,“好。”馬上對著鏡子又整了整長髮,打起精神去見秦家老太太。

她早已看清,整個秦家隻有老太太是真疼秦天翼這個孫子,其他人都把他白癡廢物,不會有人去在意他。

早餐時她雖然對黃秀麗母女當眾發飆,但她說得每句話、做得每件事都在極力維護自己的老公,這必定正中老太太的心意。

她知道當時老太太打壓黃秀麗母女,維護她,其實不是真的維護她,是在維護自己的孫子秦天翼,所以她清醒地明白秦家人誰都可以得罪,可一定要把老太太哄好。

推開門,她看到老太太身邊的傭人蓉媽站在門口等著,便跟著蓉媽又從二樓下來。

穿過大廳、會客廳,有走過一段裝點雅緻的走廊,纔來到秦家的後花園,說是花園卻大得冇邊,她放眼望去除了花花草草,還有涼亭、玻璃花房、鞦韆架。。。。。。

蓉媽指著離玻璃花房最近的一棟小樓,道:“那棟南北向的小樓就是老太太住的地方。”

顧素素停住腳步,指著自己剛走出來如城堡般的大宅問:“老太太為什麼不和天翼一起住在那座大房子裡,要自己出來獨住?”

蓉媽笑道:“老太太年紀大了,喜歡清淨。大房子裡人多,除了住著你和天翼少爺,還有大少爺和那個女人,以及天朗少爺。老太太見不得那個女人。”

說著蓉媽聲音變小了,顧素素馬上明白過來,又問:“那其他叔伯嬸嬸,他們都不住這裡嗎?”

蓉媽搖頭道:“他們成家後都搬出了秦家大宅,有自己的住處,但離這裡也都不遠。少奶奶,我們快過去吧,老太太還等著在。”

“好。”顧素素忙跟著蓉媽,加快腳步,心想原來秦家那些人今早隻是聚在這裡吃早餐,還好都不住在這裡,要不然每天碰到黃秀麗母女,她還不得經常把自己弄得跟鬥雞似的。

蓉媽說得大少爺,就是秦天翼的父親秦陽業,那個女人應該破壞了秦陽業和原配之間的婚姻,由第三者扶正的金美瑤。

天朗少爺,秦天朗就是他們的兒子,秦天翼同父異母的哥哥。

不過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秦天翼新婚第一天,這三人竟然都不在家。

顧素素一進門,隻見老太太坐在一樓窗戶下的搖椅上閉目養神。

陽光灑在老太太身上,搖椅慢悠悠地晃動著,讓人感到時光的流逝在此刻也變得緩慢。

蓉媽示意她站著彆動,輕輕走過去,在老太太耳邊說道:“老夫人,少奶奶來了。”

“天翼呢?”老太太微微睜眼問。

蓉媽答道:“安景少爺來接少爺去腦科醫院做康複訓練。”

老太太嗯了聲,睜開眼看向顧素素,沉著臉道:“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