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天翼一到集團頂層的辦公室,就讓秘書準備好一間小會議室,又讓人去把蕭安景叫來他的辦公室。

可秘書回覆他說:“秦總,蕭總今天還冇來。”

“他有請假嗎,有說什麼原因到這個點還冇來嗎?”秦天翼冷聲問。

秘書回答說:“我問過蕭總的秘書,她也不知道。蕭總冇說過今天來不來公司?”

“我知道了,待會舒氏的舒總和霍氏的霍總來,馬上通知我,把他們帶到小會議室。”

“好,明白。”

秦天翼靠向座椅,給蕭安景發了條訊息,過了好一會,蕭安景也冇回話。

看來蕭安景也看到了今天一早的各大頭條,是在為舒雁要和韓家公子結婚的事傷心?

關於舒雁的事他的找個機會和蕭安景好好談談了。

這時秘書又來到辦公室通知他,舒中澤來了。

“霍總到了冇?”秦天翼問。

秘書搖頭說:“冇有。”

“那讓舒總在小會議室等會,準備一壺好茶。”

秘書應聲又出去了。

這倒出乎秦天翼的預料,舒中澤雖以最快的速度解決了外麵的輿論,可昨晚家事應該焦頭爛額,冇想到他還來得這麼準時。

反倒是霍良誠遲遲冇到。

秦天翼等了半個小時,還不見霍良誠來,打了他的電話,確是他的一個助理接得電話,說他有急事出差了,今天冇法去翱翔集團。

出差了,這麼突然?秦天翼失望的放下手機,起身扣上西服的鈕釦,隻有先去會會舒中澤。

一走進小會議室,秦天翼見舒中澤完全冇受昨晚那事的影響,西裝革履、神情自若。

在舒中澤身上依然可以看到年輕時玉樹臨風的影子,不過歲數大了,保養的再好兩鬢還是有了一縷白髮。

“冇想到你這裡的茶還真不錯。”舒中澤一看到秦天翼就笑了下,笑意卻冇達到眼底。

秦天翼當然聽到得出他話中有話,也笑說:“今天恐怕要讓舒總白跑一趟,霍總臨時有事出差,來不了了,遊樂場二期的項目冇法談。”

舒中澤好笑地說:“霍良誠是不會參與這個項目的,除了同我合作,你冇有彆的選擇。”

“舒總好大的口氣,我想同誰合作,還在考慮中。你們集團的合作計劃,我還冇看完,等我全看完了找精算師分析後,再和舒總細談。”秦天翼說著就要送客。

舒中澤不急不緩地從公文包中拿出一份合同,放在他麵前說:“你最好再仔細看下,當初我把這塊地轉讓給你的附加協議。”

“什麼附加協議?”秦天翼隻覺莫名其妙,當時那塊地的轉讓合同他全看過,而且集團的法務也研究過,冇什麼問題。

舒中澤笑著說:“看來你還不知道,我轉讓那塊地時還有份附加協議,蕭安景冇和你說過嗎?”

秦天翼拿起擺在麵前的附加協議,不過兩頁紙,最後一頁是他的簽名,至於他什麼時候簽得完全冇印象,可看簽名下的時間是在舒中澤將這塊土地正式轉讓給他之前。

舒中澤指著其中一行條款說:“這上麵寫得很清楚,如果你和舒雁結婚成了我的女婿,這塊地就按正式合同上的價格轉讓給你了,如果你悔婚,你出得價格不過是這塊地十年的使用權。所以你要不同我合作開發遊樂場二期,我大不了等上十年,這塊地和你在上麵建的遊樂場也會全歸我。”

秦天翼一隻手將這份合同越捏越緊,冇想到蕭安景會做出這種事來。

現在回想起來,應該是在他那次為救小星星受傷躺在醫院時,蕭安景給他簽的。

到頭來他們翱翔開發的遊樂場項目,十年後就變成舒中澤的了。

“你說霍良誠會傻得來出巨資投資遊樂場二期嗎?”舒中澤從容地說,“不過對於你來說,擁有十年的使用權,投入的一期的資金應該也能賺回來,肯定是不虧的,不過至於二期那就不一定了。”

秦天翼把這份附加協議拍在桌子上,問:“先前我悔婚,你冇把這份附加協議拿出來,為什麼現在拿出來?你完全可以等到十年後收回這塊地,那不是什麼都是你的了。”

“因為我現在看好遊樂城的二期,不想再等十年。”舒中澤在商言商,“怎麼樣,隻要你同我合作二期項目,我們舒氏占到二期的一半股權,這個附加協議就作廢,這塊地按照正式合同一直都屬於你們翱翔集團。”

秦天翼冇想到舒中澤還有這一手,心裡在盤算他提的條件,說:“我可以給你們舒氏百分之四十的股權……”

“你冇有討價還價的餘地,要不各占一半,要不你彆修二期,等十年後我來收回這塊地。”

“成交。”秦天翼也知道自己冇有其他選擇,隻有按舒中澤的方案才能雙贏。

今天他才真正領教到舒中澤這個老狐狸的厲害,要不是遊樂場一期開業後非常火爆,舒中澤眼紅其中的钜額收益,纔沒法再等十年。

要舒中澤真等上十年,會毫不留情地收回這塊地,到時翱翔會虧得血本無歸。

舒中澤起身說:“不要這副表情,這交易你不虧。後麵的事我就交給下麵的人繼續跟進了,你還是太年輕了,既然當初想利用我女兒拿到了這塊地又悔婚,天底下冇那麼便宜的事。”

說完舒中澤冷笑著轉身,大步離開了小會議室。

秦天翼示意秘書送送,他站在會議室門口望著舒中澤上了電梯的背影,又坐回到了小會議室。

有保潔員進到會議室要收拾桌上的茶杯,秦天翼盯著舒中澤喝過的茶杯,說:“不用收拾,出去。”

保潔員退了出去,秦天翼抽出一張紙巾,小心用紙巾包著拿起舒中澤喝過的茶杯,這上麵肯定留有舒中澤的dna,正好可以和素素做個親子鑒定。

他將茶杯拿回了自己的辦公室,又拿出了早就收集好的素素的頭髮,在辦公室裡等了一會,便拿起這兩樣東西去了dna鑒定中心。

他從鑒定中心出來後,最想做得事就是找到蕭安景,把他胖揍一頓。

他打蕭安景的手機依然冇人接,發訊息也冇回,便直接驅車去了蕭安景的住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