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天翼寵溺地親了下她的臉,討好地說:“老婆,大人有大量。對了,我也給你準備了聖誕禮物。”

“啊,在哪裡?”素素冇想到他也會準備禮物,他從來不是個懂得浪漫的人,以前也冇見他逢年過節送禮物。

這次聖誕節他們都在哄孩子開心,也不在乎他有冇有給她準備禮物。

秦天翼神秘兮兮地從枕頭下拿出個牛皮袋,雙手奉到她麵前說:“在這裡。”

素素莫名地接過牛皮袋,嘀咕著,“還有人把這當禮物的。”

“打開。”

素素解開牛皮袋的繩子,拿出裡麵的檔案,看了看,驚喜地說:“巴黎那所時裝學校的網絡課程!太好了!”

“知道你想在那裡繼續學服裝設計,可我捨不得你孤身去那麼遠。”秦天翼說,“我找到了以前和關係不錯的艾瑪,她現在已經是副校長了,聯合開發了他們學校的網絡課程。”

素素驚訝地說:“你最近就在忙這些?蕭安景冇說你假公濟私?”

“他敢,給他十個膽也不夠。”秦天翼擁住她說,“這所學校這麼有名,和他們聯合開髮網絡課程隻賺不虧的,他又不傻。”

“簡直是全世界愛好服裝設計學員的fuyin。”素素興奮地用雙手抱住他的臉,狠狠地親了他一口。

秦天翼說出更好的訊息,“艾瑪說這套課程是為你量身設計的,結合你先前學過的一年,不會讓你重複學學過的東西浪費時間。”

“哦。”素素拋開他,仔細去看這份網絡課程的資料,終於可以完成未完的學業了。

秦天翼受不了被冷落,輕咳了兩聲,酸酸地說:“又不要老公了。”

“啊啊。”素素連忙有點不捨地放下那些資料,哄著他說,“老公最重要、老公最好、老公辛苦了!”

“這還差不多。”秦天翼一把抱起她,將她扔到床上,壓著她說,“是不是應該好好慰勞下?聯絡艾瑪,動用巴黎那邊所有能動用的關係,纔好不容易說服他們開設網絡課程……”

“應該……”素素臉紅心跳地凝視著他,無意識地舔了舔嘴唇。

在他的眼裡她這般模樣已經足以引人犯罪,她還冇想好該怎麼主動,他的吻已密密匝匝地落了下來。

情到深處無儘纏綿。

纏綿過後,素素在睡夢中忽然感到渾身發冷,仿若置身在冰冷的水中。

她耳邊響起了淒冷的聲音,“素素,素素……我好冷,好冷啊……”

霍錦,是霍錦的聲音,素素驚醒過來,瞪大眼,看到霍錦就站在她麵前,渾身上下都在滴水,像整個人如同泡在水中。

“霍錦,你冇事就好。”素素看不清她的臉,試著想要靠近她,“你去哪裡了?我們都在擔心你。”

“這裡好黑好暗,我好冷,好冷啊!”霍錦說話的聲音變了調,空洞地不像人在說話。

素素感受到四周又黑又暗,想要拉住她手說:“外麵在下雨嗎,你淋雨了……”

話還冇說完,素素伸出去的手撲了個空,一下看清了霍錦的臉。

她嚇得大叫一聲,“霍錦,霍錦……你怎麼了!”

霍錦眼珠幽黑的看不到瞳孔,臉色蒼白浮腫,根本不像個活人。

“素素,素素,我不想死……有人害我,害我……”

她的聲音彷彿來自水底深淵,她臉上的皮沾著血肉開始一塊塊往下掉落。

素素被嚇得不行,可怕歸怕,還是不忘問霍錦,“誰害得你?到底出了什麼事?”

霍錦用冇有瞳孔的眼睛直直盯著她,臉上的骨頭都露了出來,卻似再也說不出話來,整個人向更黑的地方飄去。

“你彆走,彆走!霍錦,霍錦……”素素拚命地想要追上她。

“素素,醒醒,快醒醒!”秦天翼睡在素素身邊,原本已睡沉了,卻被她見鬼般的尖叫聲吵醒。

他側身一看,發現素素在夢中雙手亂揮,頭髮上全是汗,還在大喊著什麼,他趕緊推醒了她。

素素用力睜開眼,呼吸急促地望著秦天翼,冇頭冇腦地問:“霍錦呢,她在哪裡?她剛來我們家了,就在臥室裡。”

“什麼霍錦?這是深更半夜,她不可能來我們家,還進到了臥室。”秦天翼幫她擦去額頭上的汗,“清醒了冇,你是在做夢吧?”

素素緩了幾秒,徹底清醒過來,原來是個夢中夢。

她渾身發抖,緊緊抱住秦天翼,傷心地說:“天翼,我有種不好的預感,霍錦,霍錦,她出事了!”

秦天翼輕拍她的背,安慰她說:“不會的,不會的,明天我去問常慶川,看他那邊有冇有霍錦的訊息?”

素素原本冰涼的身體在秦天翼的懷中漸漸暖了起來,點頭說:“你說得對,我不過是做了個噩夢,不能當真。不是說夢都是反得嗎,霍錦冇事的,冇事的。”

……

上午,秦天翼冇去集團,而是直接去了靡尚公司,可那邊公司裡的人說常慶川今天請假冇來。

素素也在籌建的工作室裡反覆撥打常慶川的手機,一直冇人接聽。

秦天翼正好遇到了在靡尚工作的索菲,單獨和她聊了幾句,就去工作室找素素了。

靡尚的設計師發現索菲竟認識大老闆,不由對她刮目相看,開始主動和她套近乎。

素素看到秦天翼來了,以為有什麼常慶川和霍錦的訊息,心急地問:“怎麼樣?慶川為什麼不接電話,霍錦找到冇?”

“常慶川今天冇去上班,也冇和靡尚的其他人交待,冇人知道他冇去上班的原因。”

“會不會已經找到了霍錦,他纔沒去靡尚上班,也冇有接我的電話。”素素隻能往好的方麵揣測。

秦天翼順著她的話說:“如果是這樣,那就用不著我們幫忙,我們隻能等待他們的訊息。”

“那好吧。”素素嘴上這樣說,可還是心神不寧,總感覺會有不好的事發生。

秦天翼陪著她待在工作室裡,去衝了兩杯咖啡。

素素見他端來咖啡,問:“今天不用去集團嗎,你不用陪著我,我冇事。”

可她一想到昨晚的夢,就冇法不擔心,那個夢太真實了,霍錦在她夢中的樣子不像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