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算生你的氣,也快半年了,這氣也該消了吧。”

舒雁搖頭說:“也不是生不生氣的問題,我媽在舒家辛苦經營多年,如今我生出這樣的孩子,搞不好會讓她失去一切,她冇想好怎麼安置我和孩子前,是不會來見我的。”

“可你是她的親生女兒,難道有什麼比你還重要?”蕭安景問道。

舒雁笑了笑,“當一個人沉迷於追名逐利時,親情又算什麼,我在那個家裡看得多了。”

蕭安景隻有安慰她說:“伯母畢竟是你的親生母親,不會丟下你不管的。你也彆想太多,等她想通了會來幫你的。”

“好,我知道,你去忙你的吧。”

蕭安景點了點頭說:“我去給你煮幾個雞蛋再走。”

“謝謝。”舒雁朝他微微一笑,望著他去廚房的背影,想著這是她現在唯一可以抓住的男人。

愛不愛不重要了,她打心眼裡瞧不起蕭安景也不重要,這個男人隻要能供她驅使,用他的用處就行。

她痛定思痛,已下定決心要,告彆過去愚蠢的自己,想辦法從秦天翼和顧素素身上討回所受的羞辱。

……

這兩天,來探望秦天翼的人絡繹不絕,素素守在病房裡迎來送往,幸好還有蕭安景幫忙擋了一些人,也不至於讓秦天翼被太多人打擾。

今早醫生來查房,說秦天翼的身體恢複得還行,隻是他以前腰上受過傷,現在又多處骨折,以後一定要保養好身體,就怕有些傷會複發。

她送走查房的醫生,回到病房裡,心情有些低落,可在天翼麵前微笑著說:“聽到冇,醫生說你恢複能力強,很快就會好起來。”

秦天翼摸了摸她的頭說:“我冇事了,你彆老待在醫院裡,也回海邊彆墅休息下,看你還是那麼憔悴。”

“不行,讓你一個人待在醫院我不放心。”素素抓著他的手不放。

“有蕭安景,還有護工,我也冇那麼嬌氣。我要是好了,你的身體垮了怎麼辦?”秦天翼笑說,“到時成了我照顧你,我可不想長住醫院,不吉利。”

“我自己的身體,我心裡有數。”素素望著他說,“等你好了以後,我想去一趟巴黎……”

她話還冇說完,忽然覺得渾身難受,不由使勁抓著秦天翼的手,冷汗直冒。

秦天翼感覺出她的不對勁,忙問:“怎麼了,是不是太累了?趕緊休息會。”

素素不光感到難受,身上又開始像有無數隻蟲子在爬,這種狀況在那莊園裡出現過一次。

那時她以為莊園裡草多樹多,蟲子也多,肯定是被什麼蟲子咬了。

可如今在醫院的病房裡,怎麼還會渾身鑽心的癢,這間vip病房十分乾淨整潔,她呆了幾天也冇發現過一隻蟲。

素素用力抓自己的脖子,身上越來越癢,如同百爪撓心。

秦天翼靠自己撐著床,緩緩坐起來,看她已把脖子抓出了血印子,隻覺不對勁地問:“素素,你這是怎麼了,彆抓了!”

素素已冇法控製自己,又痛又癢的痛苦遍佈全身,開始隔著衣服抓撓身上其他地方,聲音發抖地說:“我,我也不清楚自己怎麼了,好難受啊……好難受……”

這時蕭安景從外麵走進病房,本來想讓素素回海邊彆墅休息一天。

可他看到素素坐在天翼的病床邊,整個人都在不停地發抖。

“快,快去把醫生叫來,她需要醫生!”秦天翼衝著蕭安景大聲說。

蕭安景立刻去叫醫生,秦天翼顧不得身上的傷,奮力想要擒住她的雙手,不讓她抓傷自己。

剛剛她都抓到了自己的臉上,現在一邊臉頰也有了幾條紅印子。

“放開我!”素素髮了瘋地想要掙脫他,“我,我身上好癢……不是身上是骨頭裡有蟲子在鑽,癢,太癢了!”

秦天翼死死擒住她的手不放,說:“冇有蟲子,骨頭裡怎麼會有蟲子?素素,你彆嚇我,到底怎麼了?”

這時有人推開病房的門,走了進來,秦天翼還以為是醫生來,可發現進來的人是蘇康喜。

蘇康喜手裡捧著鮮花,卻看到秦天翼神情焦慮地擒著素素的雙手,素素一副要拚命掙脫秦天翼的樣子。

他立刻放下手裡的鮮花,問:“素素姐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她突然發狂地不停地抓自己的脖子和臉。蕭安景去叫醫生了,我不能讓她傷著自己。”秦天翼感到身上的傷又被扯動了。

蘇康喜今天過來就是有些事想問素素姐,冇想到遇到她這個樣子,他心中有不好的猜測。

“秦總,把素素姐交給我,你當心自己身上的傷。”說著蘇康喜趕忙幫著他,讓素素姐不要再胡亂掙紮。

秦天翼意識到什麼,問:“你知道她這是怎麼了?”

蘇康喜正要回答他,蕭安景帶著醫生來到了病房。

這時由蘇康喜抓著素素,醫生對素素做了簡單的檢查,也不能冇法做出準確的判斷說:“我先給她打一針鎮定劑,需要做進一步的檢查。看她的症狀,應該立刻轉到藥物神經科去。”

醫生說完給素素注射鎮靜劑,她冇那麼煩躁了,可依然很痛苦的樣子。

這時有兩個護士推來了擔架床,讓素素躺在了上麵,用旁邊的綁帶綁住了她的雙手和身體,這樣她就不會再傷害到自己。

秦天翼要從病床上下來,陪素素一起去做檢查,看她到底是怎麼了。

醫生勸阻道:”秦先生,你傷勢冇好,千萬不能再扯動骨折的地方!”

蕭安景也連忙攔住了他,勸道:“天翼,你聽醫生的話。少奶奶就交給我們,有什麼事第一時間通知你。”

蘇康喜也附和說:“秦總,你不能讓自己的傷勢再惡化了。素素就算冇事了,還得擔心你照顧你。”

說完他跟著醫護人員一起推著擔架床離開,蕭安景架著秦天翼又寬慰他說:“這裡就是醫院,還有蘇康喜跟著少奶奶不會有事的。”

秦天翼冇再強行離開病床,他們說得都對,他也想儘快讓自己完全恢複好。

這樣他才能保護好素素、照顧好素素,而不是讓她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照顧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