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天,蘇康喜過得渾渾噩噩,即使知道自己被楊思傑欺騙了,可還是不願意去相信,那些事實真得很難讓他接受。

回到家裡,他喝著啤酒,又開始在網上搜尋一些關於楊思傑的事,都是些正麵商人的形象,怎麼會去沾那些違法的事?

這時他的網頁下彈出一條訊息,有新郵件。

他立刻點開了郵件,發現竟然是鄧銳發來的。

鄧銳預感到自己會出事,將自己手裡頭的證據全都寄存在了一個隱秘的地方。

郵件上說如果他出了意外,就讓蘇康喜找機會去拿那些證據,不能讓他的心血白費,還囑咐蘇康喜看過這封信後就永久刪除。

蘇康喜郵件中重要的內容牢牢地記在了腦子裡,便很快刪除了那封郵件。

他看著一片空白的電腦螢幕,一滴眼淚掉了下來,看來鄧銳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可就這樣生不見人,死不見屍,也太慘了。

冇人說得清他到底是犧牲了,還是叛變了,又要如何恢複他的警察身份,給與他應有的榮耀和追掉。

他心裡難過的正要關上電腦,手機響了,一看來電顯示,不是彆人,正是楊思傑在國外的號碼。

他連吸了幾口氣,不能讓楊思傑察覺出他的異樣。

“思傑哥,你好。”

“康喜,最近很忙嗎,都冇聯絡過我。”楊思傑在手機那端溫和地問。

蘇康喜笑說:“有點忙,警局裡的事總是忙不完。”

“還冇恭喜你升職了,現在是蘇隊了,當然會比以前忙。”

“思傑哥,你在國外都這麼清楚我的事啊,真是訊息靈通。”

楊思傑微頓了下,笑說:“也是聽說。對了,有冇有找到素素的行蹤?”

蘇康喜裝出無奈的口氣說:“還冇。你確定素素姐回瀾城了嗎,為什麼查不到她的入境記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是不是吵架了,還是你欺負她了?”

說完他像開玩笑似的笑了起來。

他不能告訴楊思傑,已經找了素素姐,可又不能說得自己什麼也冇查到,隻有這樣玩笑般地反問他,纔不會引起懷疑。

“這都怪霍錦。”楊思傑帶著恨意說,“你認識霍錦嗎,她是素素在瀾城的一個好友。她到巴黎遇到素素後,不知道和她些說了什麼,竟瞞著我把素素帶回了瀾城,應該還給素素用了假身份。”

蘇康喜先前並不認識霍錦,但查過與素素同機人的身份。

楊思傑口中說得霍小姐,是霍家千金。

事實卻與楊思傑說得相反,幸好素素姐遇到了霍家千金,要不真冇人能有本事將素素姐從國外帶回來。

他還查了下霍家的背景。

霍家可以說在瀾城是極其低調的富豪之家,從不顯山露水,可背後的實力卻很驚人,有那種很高層的後台。

不管黑白兩道的人都不敢去得罪或招惹霍家。

“思傑哥,先前你你為什麼不早點和我說。”蘇康喜疑惑地說,“你說素素和你一起回來的,難怪我一直查不到她的入境記錄。”

楊思傑馬上找到藉口說:“冇和你說,是擔心你調查這事會得罪霍家。現在你要從霍錦入手調查的話,一定要小心點,在瀾城霍家是絕對得罪不起的。”

“好的,那我明天就讓警局的同事查下霍錦上次回來的航班,還有同行的人,順著這個找素素姐,應該就好找了。”

“那我等你的訊息,我真的很擔心素素,眼看三個多月過去,怕她一個人在外麵會出什麼事。”

蘇康喜能聽出他的擔心不是裝出來的,安慰他說:“思傑哥,你不要太擔心了。素素姐這麼大的人,一定會也懂得怎麼照顧好保護好自己。”

“你說得也對。”楊思傑囑托他說,“那拜托你了,最近我這邊事情也多,實在抽不開身來瀾城。”

“好,思傑哥,那你……”他本想問楊思傑最近在忙什麼,可還是忍住了,突然間也不能過於關心他的事。

楊思傑卻敏銳地察覺到什麼,說:“你想說什麼隻管說,我們這關係還有什麼好顧慮的。”

“冇什麼,那你保重,晚安。”蘇康喜又笑著說。

“嗯,你也晚安。”楊思傑放下手機,臉上的笑容漸漸凝固,看來蘇康喜也開始不跟他說實話了,不能再指望蘇康喜幫忙找素素。

他青筋暴跳,將旁邊小桌上的酒杯全掃到了地上,身邊的人一個一個都在背叛他。

總有一天這些人都會明白背叛他會有什麼後果!

至於素素,不管她躲在哪裡,即便是天涯海角,他也會把她找回來……

蘇康喜關上電腦,將手機放到一邊,決定要去國外一趟,不光是為了鄧銳留下的證據,也是為了弄清楚楊思傑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說不定,說不定楊思傑還有懸崖勒馬機會……

……

小攤位的生意越來越紅火,素素和亞男雖每天都很忙碌,但好開心好充實。

現在攤位上賣得衣服全是素素自己的設計,市場裡其他攤販已找不到她們的進貨渠道。

天天看她們的生意好得不行,個個眼紅得像兔子。

這天有對她們嫉妒得不行的攤販招來了人,故意在她們的攤位前挑事。

“這什麼衣服啊,質量這麼差,上麵還有個破洞。”有個長得五大三粗的男的拿著件女式長裙,氣勢洶洶地叫囂。

正忙著招呼其他客人的魏亞男看了過去說:“怎麼可能,我們這裡的衣服質量好得很,不會有破洞!”

那男的拉扯著裙子袖子那裡,讓其他人看,“你們看看,新衣服就破了這麼大個洞,還說什麼質量好,騙誰啊。”

她們攤位前的客人都看了過去,袖子的介麵處確實有個脫線的大洞,一下把亞男也搞蒙了。

出廠的每一件衣服,素素都仔細檢查過。

而且素素向來對質量要求很高,不過出了這種問題還冇發現。

明明是件新拆封的衣服,給這個客人看了看袖子上就有了破洞,不應該啊。

顧素素暗暗地拉了拉亞男的衣角,小聲說:“我剛看到那人故意將袖子扯破的,看來他是來找麻煩的……”

她話還冇說完,亞男氣得臉都綠了,直接搶過那男人手上的裙子,不客氣地說:“你個大男人看女人穿得裙子做什麼,還故意把裙子扯破了,賠!趕緊賠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