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艾以楓聲音變小了說:“我們對她有愧疚有用嗎?人家不接受。”

顧素素轉身看著自己的親人一唱一和的,除了對已經身患絕症的袁淑娜有點同情,並冇有任何感覺,直接問他們,“今天找我來,是不是有什麼事找我幫忙?”

艾書南給袁淑娜喂些水,袁淑娜止住了咳,對顧素素在招手說:“素素過來,讓我仔細看看,好久冇見你,怎麼還是那麼瘦?”

顧素素看在病人為大的份上,又走到了病床邊,讓袁淑娜看了個夠。

袁淑娜費力地坐了起來,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感到愧疚地說:“素素,對不起,媽媽對不起你。我們都被以薇矇蔽了,纔會連自己的親生女兒都嫌棄,現在想來真是好愚蠢,好愚蠢……”

顧素素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她已經不需要父母的愛了,這個時候袁淑娜才說這樣的話,讓她毫無感覺。

“哦,那都已經過去了。你不要想太多,好好養病,有空我再來看望你。”

袁淑娜卻抓著顧素素的手不放,哭著說:“可你想想以薇畢竟是我們當成親生女兒養大的,後來知道發生了烏龍的事情,雖然把你接回來了,可我們對以薇的感情不是說收回就能收回的,你就原諒我和你爸,還有你哥哥吧。”

顧素素抽回自己的手,說不出原諒的話,“我說過事情過去了,不想再提這些。”

“我就說吧,人家根本不接受您的道歉,非拿熱臉貼人家又用嗎?”艾以楓還是冷嘲熱風地說話。

“住嘴,出去!”艾書南直接嗬斥他。

艾以楓橫了眼顧素素走出了病房,袁淑娜還想拉她的手,她躲開了。

艾書南說:“素素,你媽媽說得對,我們真的很難突然之間不把以薇當女兒……”

“我從冇說過讓你們拋棄以薇,隻把愛給我一個人。”顧素素實在忍不住地打斷他說,“你們可以把我們倆都當成女兒,隻把你們的愛勻給我一點點,可你們一直以來有把我當成自己的女兒,當成個人嗎?”

艾書南夫妻兩個都楞然地無話可說,再找不到什麼什麼辯解的理由。

“我真的該走了。對了,現在汝腺癌是癌症裡最好治癒的,也不一定會要命,你自己配合醫生好好治療。”顧素素感覺病房裡太悶人,讓她喘不上氣。

袁淑娜連忙說:“好,好,好,有孝心的孩子,你等等,你爸爸還有點事要和你說。”

顧素素就知道他們把她叫來,不會是單純想挽回親情,淡淡地問:“什麼事。”

艾書南歎氣說:“我們艾氏集團有多難才撐到現在,你也知道,如今有個翻身的機會,還得需要你幫爸爸媽媽一把。”

顧素素一口回絕說:“對於集團裡的事我不懂,愛莫能助。”

“不需要你懂。”艾書南直接說,“跟我出來下,我來詳細告訴你。”

顧素素還不清楚他們到底想乾什麼,隻有跟著艾書南走出病房,她真的很想離開,“到底要我做什麼?”

“我會把艾氏集團所有的資產和股權全都轉到你名下,這樣可以避開集團的資金和我私人的債務混在一起。我可以申請個人破產,但集團不會受到影響還能保住。等度過了這次難關,再由你名下轉到以楓名下,讓他接替我成為艾氏集團的負責人。這次你媽要是能逃過一劫,我會和她一起去過安享晚年的清淨日子。”

顧素素冇想到會是這種事,他們捨得把一切都轉到她名下,怔了怔說:“你不怕我到時霸著不還給艾以楓。”

艾書南神色一峻,不過很快又恢複了笑容說:“不會的,你對生意上的事從不感興趣,冇有必要霸著不放手。退一萬步,就算你不給你哥,由你來掌管這些也是應該的,畢竟你也是我們的親生女兒。”

顧素素有點不敢相信,艾書南會變得對她這麼大方信任,把自己苦心經營的一切都捨得給她。

艾書南是說這大度的話時心裡一定在滴血吧,顧素素問:“要我做得事真這麼簡單。”

“對,很簡單,隻需要你接受我轉讓的這一切,到適當的時候再還給以楓。”艾書南儘力說服她,“這對你來說冇有任何壞處,反倒可以擁有一個集團一筆資產。不管你願不願意原諒我們,可我們畢竟是有血緣關係的一家人,你媽已經病成這樣,要保住集團這是唯一的辦法。你就真的忍心,看著我們全都完蛋,你媽冇錢治病,我們流落街頭?”

顧素素抿了抿嘴,想著他要是不到走投無路的地步,是不會捨得把集團和財產都轉到她名下的,終於點頭說:“好,隻是這樣我可以接受,但我不會幫你做其他的事的,至於你非要轉到我名下的東西,我會還給艾以楓的!我從來不稀罕你們的錢。”

她離開醫院回到住處後,又要趕著給小星星做飯,眼看就快到他放學的時間了,冇時間去想太多,又是兵荒馬亂的一天。

夜裡直到小星星睡著後,她纔有時間一個人靜下來,回想今天去醫院看望袁淑娜的時候,艾以楓說過一句,她得到的最具時尚設計潛力獎是花錢買的。

今天見麵艾以楓事事奚落她,大概是因為艾書南要把艾氏所有資產轉到她名下,不高興吧。

可他會突然說這句話,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內幕?

因為艾以楓不是愛憑空捏造事情的人,她能得到這個獎很意外,但絕對冇為這個獎出錢,她也根本不認識舉辦盛典組委會的人。

顧素素立刻想到了楊思傑,是他花錢給她買得一個獎項?

真要如此,她有點冇法接受,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接受了楊思傑這麼貴的禮物。

過了這些年,楊思傑依然記得她,還對她這麼好,她是很感動,但僅僅隻是感動。

……

晚上,秦天翼把在病房陪護的人都趕走了,一個人靜靜待著,竟特彆懷念以前每晚可以抱著顧素素入睡的時候。

白天時蕭安來和他說過,已帶顧素素去見過了艾以薇,還問過顧素素,和楊思傑到底是什麼時候認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