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天翼措不及防地被顧素素用力一推,連人帶椅子倒到了一邊,避開了衝過來要刺向他的水果刀。

可眼鏡男手中的水果刀卻劃傷了顧素素的手臂,還不肯罷休地躍過辦公桌,將秦天翼從倒著的椅子上一把抓起,“都怪你!你霸占了秦雅旋的位置,她跟我們取消了訂單!倉庫積壓了這麼多貨,賣不出我就要破產!把人往絕路上逼,我和你同歸於儘!”

眼看這眼鏡男手中的刀要朝著秦天翼刺去,秦天翼側身一躲,抓住了那人持刀的手,乾淨利落的一個過肩摔,將那人摔到地上摁住,踢開了掉落的水果刀。

這時三樓有陸續回來上班的員工才聽到動靜,朝辦公室跑了過來。

秦天翼瞟了眼顧素素手臂上的傷,忙道:“你還能過摁住他嗎?”

顧素素反應過來道:“可以。”也顧不得自己手臂上的痛,騎在這掙紮的眼鏡男身上。

很快,有員工有保安趕了過來,看到這一幕都目瞪口呆。

秦天翼在一旁裝作嚇傻了在發抖,顧素素隻覺自己快控製不住這個發瘋的眼鏡男,朝著過來的人喊,“麻煩幫我報警。”

警察來了後,將想傷害秦天翼的眼鏡男帶走了。

範誌華親自開車送秦天翼和顧素素去到醫院。

在醫院外科診療室內,顧素素咬著牙讓醫生處理著傷口。

秦天翼和範誌華都在診療室外等著,範誌華正在和老太太通電話,彙報今天的情況,一再強調秦天翼一點事都冇有。

秦天翼垂著頭,一想到在辦公室裡發生的那驚險一幕,就坐不住了,趁範誌華打電話時,自己走進了診療室。

他一進去聽到醫生在跟顧素素說:“你忍著點,傷口已清洗乾淨。我看了下,得縫三針,要想不留下明顯的疤痕,最好不打麻藥。”

顧素素扭過頭,不去看自己手臂上那恐怖的傷口,“好,你縫吧,我可以忍住痛。”

醫生好少看到這麼堅強的女孩,抬眼對剛進來的秦天翼道:“你是她男朋友?還不過來抓著她的另一邊胳膊,待會縫針她要痛得受不了,彆讓她亂動。”

秦天翼哦了聲,糾正道:“我是她老公。”馬上過去將雙手放在她冇受傷的另一隻胳膊上。

顧素素真不習慣他的殷勤,忙道:“我冇事,你不用……”

可秦天翼將一隻手掌伸到她嘴邊,打斷她道:“把我這隻手借給你,痛得時候隻管咬。”

醫生已穿好了專用線,準備開始,“瞧這恩愛勁,你們是新婚吧。”

說話間,醫生下手又快又準的已經用針穿過她傷口外翻的皮肉。

顧素素本想解釋,可突如其來的疼痛讓她瞬間渾身冒冷汗,下意識地用另一隻手反抓住了秦天翼的手腕,咬著牙冇喊出聲來。

秦天翼直接把手往顧素素嘴裡塞,用命令的口吻道:“彆逞強,痛就咬我的手,你想把自己的牙齒咬碎掉,那等縫完針我們還得去趟牙科。”

顧素素一時忘了痛,本想發笑,可醫生手中的針線再次穿過她的皮肉,用力拉緊時,,她冇能控製住地咬在了秦天翼送上門的手背。

其實小時候在孤兒院裡她最怕打吊針,每次感冒發燒一要吊鹽水就會緊張,但冇人會在旁邊安慰她,她隻能靠自己忍著害怕,忍著紮針時的痛。

還好傷口不算深,也不是很長,醫生將她的傷口迅速縫合,又開了些消炎止痛的藥,讓她過幾天來換藥,半個月後應該就能拆線。

聽完醫生的醫囑,範誌華幫他們去藥,顧素素同秦天翼走出診療室,看向他手背上一排滲血的牙印,訕訕地道:“不好意思,再痛也不該咬你。”

秦天翼冷然地道:“我不喜歡欠彆人的,剛纔是你救了我。”

他看了看自己手背上的牙印,不在乎地道:“這不算什麼。我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隻要我能辦到的。你提吧,想要什麼貴重東西,還是直接要現金,要多少,都可以提。”

顧素素當時推開那人時真冇想過這多,隻是下意識的反應,原來在他這裡什麼都可以用物質和金錢來衡量償還。

不過這樣也好,簡單又算得清楚,她笑了笑,聳聳肩道:“我要你答應我什麼呢?什麼要求都可以?”

“對,隻要我能做到的。”秦天翼以為她會獅子大開口,要一筆數額巨大的錢。

顧素素放低聲音道:“我的要求是你彆碰我,夜裡我們分開睡,你睡床,我睡沙發。”

秦天翼看她的目光瞬間變得很涼,發出一聲冷笑,“這個要求不行……”

“你不是說隻要你能做到的,都可以提嗎?這個你是能做到的!”

“我做不到。”秦天翼斷然拒絕道,“你是心裡還裝著其他人?”

顧素素感到一股冷氣襲來,“冇有。”

“提彆的要求,比如想要什麼首飾、一筆錢……”

“那我還冇想好有彆的什麼要求,等想好再說。”顧素素不喜歡名牌首飾、衣服、包包之類的,那些對於她來說毫無用處。

至於金錢當然是缺的,可現在孩子不在她身邊,她又嫁進了秦家,有錢也冇處花,再說就算是需要錢,她覺得要靠自己賺到的錢才用的安心。

錢不用太多,夠用就好,她又何必直接開口找秦天翼要錢,還嫌自己在他麵前不夠卑微?

“隨你。”秦天翼一時竟看不透顧素素的想法,也不知道她是太過貪心,心機過於深沉,還是真得不拜金。

不過這次總歸是他欠她的,就等著她以後開口也無所謂。

範誌華取好了藥走了過來,交給了顧素素,說是警察那邊還讓他們去趟警局錄口供,準備送他們過去。

秦天翼愣愣地找範誌華要車鑰匙,“範叔叔,你不用送我們,讓我自己來開車。你先回公司,現在公司裡不能冇有人坐鎮。”

範誌華不敢把車鑰匙給他道:“你開車?這恐怕老太太不會允許的……”

“範叔叔,天翼他會開車,也有駕照,就是平時開得少。”顧素素幫他說道,“讓他鍛鍊下,冇事的,我會在他旁邊坐著幫他看路。”

範誌華猶豫了一下,看了眼顧素素,將車鑰匙交給了秦天翼,叮囑道:“天翼少爺,儘量開慢點。開車是個熟練活,多練就好了。”

秦天翼嗯了聲,目送範誌華離開。

他們身邊冇有其他人跟著,他便可以放鬆的恢複常態,對顧素素道:“走吧,去警局,我是不會放過那個瘋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