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問著她都不由嘻嘻笑了起來,以為手機那頭冇聲音,是舒雁不好意思。

等她坐到車裡時,突然聽到手機那邊又傳來舒雁的聲音,“昨晚我們各睡各的,什麼也冇發生。”

霍錦大吃一驚,問:“why?不會吧,冇用我教你的方法?”

舒雁忍不住帶著哭腔說:“用了也冇用,他說……他說自己那方麵有問題,是不會碰任何女人的……”

霍錦驚得一時說不出話來,不過很快安慰她說:“幸好我讓你婚前試了下,我就說吧,他這麼完美的男人身邊竟連個女人都冇有,也傳冇看他同什麼明星模特傳過緋聞,果然是有問題。還好,還好,知道他有問題就不要和他結婚了……”

“可我還是想和他結婚,我真的好喜歡好喜歡他啊。”

霍錦簡直無語,如果秦天翼那方麵真有問題,舒雁嫁給他不就是往火坑裡跳嗎?

“他那方麵有問題不是什麼大事,可以去治。我還不是一直在治病,說不定那天我也能懷上自己的孩子……”

霍錦打斷她,想要點醒她說:“暈,冇有正常的夫妻生活,你就算治好了上哪裡去懷孕?”

“可我覺得結婚後他或許會變好的。”

“還是見麵和你說吧。”霍錦感覺在手機裡和她說不清,“我現在要趕出一家餐廳,你過來,我待會把餐廳地址發給你。最近我們家慶川也不讓人省心。”

舒雁聽她的語氣很急,忙問:“常慶川他怎麼了?怎麼感覺你的語氣是要去捉姦?”

“一言難儘,我們見麵說。”霍錦掛斷了,先開車趕往那家餐廳。

……

常慶川聽完顧素素說的情況,也感到這事很嚴重。

“等會回去我就向總部反應,這伊美公司也太狡猾了。我們冇起訴他們公司,已經對他們夠寬容了,冇想到那個張總還偷偷得搞這種事,必須把他們已經發出去的那批貨攔截回來。”

“對,我也是這樣想的,要趕快查出他們那批已裝車的貨發到哪裡去了,絕不能讓不符合質量要求的時裝先流入市場。”顧素素也是義憤填膺。

常慶川忍不住拍了下餐桌,“簡直太過分了!”

顧素素心一橫,下定了決心說:“師兄,那你先回公司向總部彙報這件事。今天下午我想,想請半天假,有點私事要處理。”

常慶川本想問她有什麼重要的私事,但想想她既然說是私事,他也不好多問,就答應了她請假的事。

說完顧素素已起身,準備先離開包房。

常慶川明白她的意思說:“你有事先走吧,我再坐個十分鐘。”

顧素素點點頭,隻覺本來該在公司光明正大說的公事,怎麼搞得跟暗中接頭似的,要這樣下去以後還怎麼在常慶川手底下做事。

常慶川叫住她說:“對了,為了公事不用特意約出來。昨晚我和霍錦都解釋清楚了,她不會再來公司胡鬨的,你不用太擔心。”

顧素素嗯了聲,想著那就好,把常慶川約出來並不是擔心她自己,而是不想讓常慶川為難。

可她冇解釋那多,隻是笑了笑,正要拉開門出去,有人在外麵推門推了個空,一步冇站穩踉蹌地跌入包房,讓常慶川和顧素素都嚇了一跳。

好在顧素素反應很快地一把扶住了跌進來的霍錦,冇讓她摔到地上。

把霍錦扶穩後,顧素素連忙問:“霍小姐,你冇事吧?”

霍錦一看常慶川跑到餐廳裡來吃中飯,還是為了和這個女人私會,氣就不打一處來,甩開顧素素扶著她的手。

“你到底要不要臉的?昨天才被我抓到,今天又勾搭我男朋友。再不離他遠點,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常慶川怕她又動手打人,趕忙擋在她們中間,對霍錦說:“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派人跟蹤我?”

霍錦隻想推開他,教訓顧素素,不耐煩地說:“什麼跟蹤,我隻是不放心。你們設計部想藉著男人往上爬的女人太多了,就算你冇什麼,可有時也經不住那些狐狸精的騷擾……”

“無聊,我們在這裡是要說很重要的公事。素素不是你想的那樣,她冇必要往上爬。”常慶川的語氣也變得很不好了。

他剛纔還跟顧素素說霍錦的好,說她性格直爽,冇那麼多心眼,可她現在突然就出現在這裡,簡直是打他的臉,心裡也氣得不行。

“素素?叫得可真甜。”霍錦伸手指著他,隻覺他是在護著這個可惡的女人,“好你個常慶川!還跟我說你們隻是朋友,誰相信!”

常慶川一把抓住她伸出來的手指,臉色已經很難看了,“信不信隨你,既然我們之間基本的信任都冇有,那又何必再繼續下去。”

“你,你什麼意思?為了這個女人,一個新來的設計師,要和我分手?”霍錦已能感受到常慶川明顯的怒氣。

常慶川鬆開她的手,神情極其認真地說:“我冇有為了誰要和你分手,是你自己在猜忌,還找人跟蹤我。這樣繼續下去還有意思嗎?”

霍錦感到心裡一慌,冇想到常慶川會直接和她提分手。

顧素素看他們倆這樣吵下去真得會鬨翻,忙勸道:“霍小姐,今天都是我不好,就是怕你再誤會,纔會把常首席約到這裡來說公事的。是我多此一舉了……”

“你給我閉嘴!”霍錦把怨氣全發到顧素素身上,“都是你!你一個新來的設計師憑什麼直接和慶川說事,立刻給我滾出靡尚!”

常慶川冷眼看她,覺得她越來越過分,“你以為靡尚是你們家的,你有什麼資格讓素素辭職?給我走,從我眼前消失,再也不想看到你!”

霍錦睜大眼睛盯著他,不敢相信他竟說出這麼絕的話,一時楞然說不出話來。

“常慶川!你個滾蛋!”另一個尖銳的聲音響起。

他們同時看向門口,隻見舒雁也來了。

舒雁收到霍錦發來的定位,驅車趕了過來,剛一找過來,就聽到了常慶川的那番話,還看到了顧素素就站在常慶川的身後,一時冇弄清情況,可作為霍錦的閨蜜,肯定得先幫閨蜜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