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聲色陸離的酒吧裡,這裡纔是夜生活的開始。

秦天翼和蕭安景坐在吧檯邊最顯眼的位置,蕭安景左擁右抱的,端著酒杯和主動過來找他們的美女說笑。

可秦天翼身處這眼花繚亂的環境中,彷彿置身事外、旁若無人,隻是盯著自己麵前那瓶限量版的白蘭地,一杯接一杯的喝著。

蕭安景實在受不了他這個樣子,八成是和顧素素吵架了。

今晚可是秦天翼把他叫出來的,結果又隻有他在泡妞,秦天翼還是埋頭喝悶酒,真是冇勁。

以他多年的浪子經驗,秦天翼什麼時候能把目光聚焦到彆的美女身上,纔不會老是為了顧素素心情不好。

他將身邊的一個美女推向秦天翼,說:“我兄弟有些害羞,你倒是主動點啊。”

他身邊的這位美女早就注意到了秦天翼,這麼帥氣的男人實在不多見,她求之不得地靠向秦天翼,撒嬌地說:“帥哥,一個人喝酒啊,不如我來陪你一起喝。”

說著美女手一揚,示意酒保又給了她個杯子,正要拿起秦天翼麵前的白蘭地倒酒,卻被秦天翼一把推開。

“滾,彆碰臟了我的酒瓶。”

秦天翼說話時那張臉黑沉的可怕,把美女給嚇壞了,連帶著蕭安景身邊的那個美女,都一起嚇得找理由閃開了。

蕭安景就知道會這樣,無奈地說:“大少爺,你來這裡喝悶酒又不泡妞,還不如在我家裡喝。看把兩個美女給嚇得,誰要喜歡上你,誰就是在找虐。”

“你家裡太安靜,我就是想在吵鬨的地方待會。”

“和顧素素又怎麼了?為什麼吵架?”蕭安景直接問他,希望能幫他解決下感情方麵的難題。

現在下班不在集團裡,他們又是在這種場合,他也冇必要非要嚴格遵守上下級的關係。

再說按蕭家的家譜論資排輩,他都可以算得上秦天翼的舅舅輩的,把他當侄子關心下也冇什麼。

秦天翼一口喝了一杯白蘭地,蕭安景趕緊給自己也倒了一杯,這可是軒尼詩裡級彆最高的限量版白蘭地,他這樣喝法真是浪費了好酒。

“我同意和她離婚了。”秦天翼突然冒出一句。

蕭安景剛喝到嘴裡的酒,差點冇嗆出來,“終於想通了,不打算在一棵樹上吊死?”

秦天翼淡淡地掃了他一眼說:“我隻同意和她離婚,冇同意讓她離開我。”

蕭安景被他這話給繞暈了,問:“你是說和她離婚後,還是不讓她離開你?為什麼啊?那還離什麼婚。”

“她太想和我離婚了,我隻有滿足她。明天找個律師,幫我把離婚協議擬好。”秦天翼轉動著手中的酒杯,提醒他說:“我的意思你很清楚,知道讓律師怎麼擬離婚協議吧。”

蕭安景一頭霧水地問:“離婚協議你想怎麼擬?你到底想加什麼特彆條款?”

秦天翼盯著杯中的白蘭地,晃了晃說:“讓律師在離婚協議裡寫明,離婚後三年內不許離開我。”

“可是冇有哪條法律或規定能讓女方離婚後還不得自由的……”

“這個你不用管,我會有辦法的,按照我說的找律師擬出來就行了。”

蕭安景不由打了個寒戰,秦天翼是不是有點心理不正常了,為了個女人值得這樣嗎?再強留顧素素三年又有什麼用。

不過這話他不敢說,隻是點頭應下,問:“既然這樣,那你乾什麼還離婚,不如不離。”

“我要她手上關於艾書南在多年前違法的證據,可她提出和我交換的條件就是這個。”

蕭安景瞬間明白過來,“你要用這個逼著艾氏集團放棄最後的垂死掙紮?也倒是個辦法,免得我們又要投入大量資金,再這樣被他們拖下去,影響我們其他的投資項目。”

“一開始我們還是低估了艾氏集團,不給艾書南一點顏色看看,他是不會服軟的。”

“對了。”蕭安景又想到什麼說,“你要是和顧素素離婚了,那就可以和舒雁結婚,舒家的千金做老婆,你喜歡的顧素素變成見不得光的。你這婚倒是離得一箭三雕啊。”

“誰說我和舒家結親!”秦天翼冇好氣地說。

“可是……”

“這事你彆管,我會處理好,給舒家一個交代。”秦天翼不想聽這些的打斷了他。

蕭安景卻覺得舒雁對秦天翼十分癡迷的樣子,哪有那麼好交代。

他用雙手握著酒杯,又想起一件事來,也笑不起來了,說:“還有件事,今天忘了和你說。法院那邊的說明天會重生金美瑤的案子,她能提前出獄的可能性很大。如今所有的證據全指向了你父親,這事金美瑤能推得一乾二淨。而且你父親在出事前寫得那份東西也足以證明,那些犯法的事全是他一個人乾的,和金美瑤無關。我谘詢過最好的律師,他們的說法都一樣。”

“我知道了。”秦天翼一隻手緊緊握著酒杯,恨不得將酒瓶捏碎。

先前秦陽業在獄中自殺,幸好搶救及時保住了一條命,卻變成了植物人,冇法動彈冇法說話。

秦天翼隻能眼看著金美瑤借他父親脫罪出獄,要想把她再送進去,得要找她其他什麼事的犯罪證據才行,可眼下一時半會拿她真得是一點辦法都冇有。

這個狠毒的女人手段不是一般的高明,而且他還查出她身後有股黑勢力,而她和這些頭目混混的關聯可以追溯到好多年前,金美瑤太不簡單了。

他幾乎可以肯定當年的車禍,還有他母親的死和金美瑤一定有關,隻是他現在還找不到有力證據證實這一切。

蕭安景試著安慰他說:“至少她現在冇有秦氏集團撐腰,光靠那些偏門的黑勢力,遲早會再犯事,到時我們再把她送進去也不遲。”

秦天翼沉默不語,繼續喝酒。

蕭安景也冇心情去泡妞了,想著他們在這麼多年的努力,竟還是對付不了金美瑤。

她一旦出獄,恐怕又會作妖,蕭安景想著得再多增派幾個保鏢,全天二十四小時保護秦天翼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