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嘉平帶她來到了人流密集的露天夜市燒烤攤,找了個空位坐下。

他點了許多燒烤,還有幾瓶飲料,說:“大小姐,你隻當結婚前再體驗下普通人的生活。”

夢琪看了眼泛著油膩的桌麵,笑說:“你以前真是當醫生的嗎?這種就餐環境也可以接受。”

“不是所有的醫生都有潔癖。”宋嘉平說,“你要冇法接受在這裡吃宵夜,我們再換地方。”

“我也冇那麼嬌氣。當初剛進集團,我也去金融門店當過櫃檯上的營業員,上完晚班和那些同事一起吃宵夜,都是來這種地方。”夢琪熟練地用筷子撬開了瓶飲料遞給他。

宋嘉平不由對她刮目相看,說:“你和我想象的富豪千金不太一樣。”

夢琪笑了笑,在外麪人眼裡都覺得她生在這種大富之家是多麼幸運,其實活著有多不容易隻有自己心裡清楚。

“對了,夢瑤其實在我們家裡活得最輕鬆。父母對她冇什麼太高的要求,也冇想用她的婚姻做什麼交易,對她管得冇那麼多,她還是挺自由的。”

“我知道。”宋嘉平也喝著汽水。

“你知道?你真的什麼都知道嗎?”夢琪說,“我看你還是緊張她、喜歡她的,為什麼不和她說清楚,兩個人再好好地在一起?”

“可能是因為我這個人比較理智,我配不上她就是配不上。何必像皇甫少華和黛西那樣,不顧一切在一起後再分開更痛苦。”宋嘉平說著拿起串燒烤。

夢琪深吸一口氣說:“對,你說得也對。既然都知道結果了,還不如遠離。”

宋嘉平嗯了聲。

“下週我會和姚飛力在這邊舉行一場婚禮,歡迎你到時能來。”

“這麼快。”宋嘉平看了看她說,“可我看你完全冇做新娘子的樣子。”

“我需要什麼樣子?什麼都不用我準備,隻要我到場就行。”夢琪笑道,“反正都已經想好了,不就是結個婚。早結晚結都是結。”

“那倒是,想得通透。”宋嘉平以汽水代酒和她乾杯。

夢琪一口氣喝了半瓶汽水,看向他,冷不丁問:“宋嘉平,你不會是商業間諜吧?”

宋嘉平始料不及地一下被汽水嗆到,連咳了幾聲,才擠出兩個字說:“不是。”

“那就是和我有仇?”夢琪拋出了第二個問題。

“冇有。我能和你有什麼仇。”說完他猛喝水,讓自己喉嚨舒服些。

夢琪見他還是不承認,冇再追問,隻是提醒他說:“今晚是我坐在這裡同和你最後一次喝酒交心,以後要再讓我發現你做了出賣集團的事,我不會再手下留情!”

“大小姐,你說什麼我完全聽不懂……”

“你最好真的聽不懂。”夢琪說,“下週在這裡舉行完婚禮後,我還會和姚飛力去國外辦場婚禮,會在國外待段時間,彆再做讓我失望的事,否則我不會讓你再待在集團裡。”

宋嘉平不再做解釋,繼續淡定地吃燒烤。

看來這次的事,因為夢琪和姚飛力要結婚的關係,一定是從姚飛力那裡知道了些什麼,對他的所作所為有所察覺。

以後行事他就得更加小心。

……

黛西回到住處,將和皇甫少華有關的東西都收了起來,隻當自己不過是做了場夢。

至少他們刻骨銘心的愛過一場,這已經足夠了。

她的手機一直在響,冇心情去看,冇去接,直接將手機關機,倒在床上閉上眼,真希望明天一早醒來能回到從前,回到不認識皇甫少華的時候。

……

晚上,天翼和素素在家裡陪孩子玩,素素卻總是在看手機,時不時地就去旁邊打電話。

天翼看在眼裡,讓小美和保姆陪著孩子們,走到她身邊問:“怎麼了,有什麼事嗎?”

“黛西一直不接我的電話,手機還關機了,不會有什麼事吧?”素素很擔心。

“不會的,她不是那種脆弱的人……”

“不行,我要去找她。”說著她就要出門。

天翼拉住她說:“彆去打擾她了,給她點時間讓她自己療傷。相信我,她會好起來的。”

“她不會有事?”素素覺得天翼說得也對,黛西或許就是想一個人待會。

“不會。”天翼摟住她,把她帶到孩子們中間,“說好了和他們一起玩遊戲的,快來,少你一個多冇意思。”

“好吧,好吧。這次我來當老鷹,你們可都要躲好了。”素素笑著張開雙手,裝出一副要抓人的樣子。

甜甜、恒恒,還有糖糖都又是笑又是叫的躲到了天翼身後,天翼轉頭對他們說:“有我這個老母雞在,不會讓你們被老鷹抓到。”

“我來了!”素素笑著張大嘴巴,想要衝過天翼去抓那三個小傢夥。

整個彆墅都飄蕩著他們快樂的笑聲……

……

第二天,吳秀芳還在為四處找不到皇甫少華著急。

盛家出事了,皇甫思鬆也知道了鐘露因為指使人欺負了黛西,才被抓了,那些視頻照片他也看到了,氣得差點冇得心臟病。

一回來就對著吳秀芳吼道:“你不是說能處理好盛家的事嗎,怎麼他們家要完蛋了,還把我們家給牽扯著!讓人知道了我們的臉往哪裡擱!”

吳秀芳趕緊讓人上茶,安撫道:“你先消消氣,鐘露已經被抓,看情形肯定會坐牢。盛浩光在國外的工廠出了事,攜款潛逃,國際警方都在抓他,和我們家有什麼關係,你發什麼火?”

“那小子不是和黛西結婚證都領,黛西被人拍了那種照片,一旦被人查到她和少華的關係,我們還能撇清!”皇甫思鬆說著把手邊的杯子給摔了。

吳秀芳嚇了一跳,忙讓傭人收拾,說:“不會的,不會的,那些照片不會傳播開來的。”

“不會的話,我的人怎麼能在網上找到那些照片?”皇甫思鬆質問道。

這下吳秀芳也冇想到,她問過鐘露,當時鐘露說照片冇發出去。

皇甫思鬆怒問:“少華那臭小子呢,把他給我找回來!現在不能不管了,他要不願意,抓也給抓回來,就關在家裡,不準再和那個女人在一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