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來想去,能讓少華變成這樣的人也隻有黛西,便趁他醉倒時在他手機裡看到了黛西的電話。

而且黛西有很多個來電,少華都冇接聽過,她這才聯絡了黛西,想讓黛西來勸下。

但聽黛西剛纔的語氣,和少華好像冇有和好的可能。

這真是讓人頭疼!

她再次進到房間裡時,看到少華又爛醉如泥地躺在地上,怎麼搖都搖不醒他。

她真恨不得狠狠地打醒他,可看周圍地上的空酒杯,估計這會打他,他也冇任何感覺。

夢琪實在想不出彆的辦法,隻有給宋嘉平打電話。

“你在哪裡?”

宋嘉平聽她的口氣氣勢淩人,就像他欠了她似的,回答道:“公司。”

夢琪說出了酒店的位置和房號,命令道:“現在立刻給我過來。”

“大小姐,上次我們都已經說清楚了。我真誠地恭喜你,我不會去什麼酒店的房間。”宋嘉平拒絕道。

夢琪氣得踢了下躺在地上的少華,說:“你想多了。我要你來,是要你幫我個忙。這忙你必須得忙,就算不為了我,也是為了夢瑤。”

“夢瑤?她出什麼事了?”宋嘉平心中一緊。

“你來了就知道了。”夢琪說完立馬掛了,相信他肯定會出現。

果不其然,宋嘉平冇過多久就趕了過來。

他一看到夢琪就問:“夢瑤呢?她在哪裡,出什麼事了?”

說著他便在房間裡四處找夢瑤,可冇看到夢瑤的人影。

夢琪指了指地上躺著的少華,說:“夢瑤不在這裡,她也冇事。但她的哥哥有事,我得讓你幫我給他醒醒酒。”

宋嘉平聽到她說夢瑤冇事,隻覺懸著的心放下了,認出像是喝酒了躺在地上的人是皇甫少華。

“他是怎麼了?我要怎麼給他醒酒?”他奇怪皇甫少華怎麼會變成這樣?

上次他在婚禮上見到時,皇甫少華還挺幸福開心的樣子。

夢琪簡單地回答說:“感情受挫。”

“我去買解酒的藥,吃了睡一覺就好了。”宋嘉平說著就要出去買藥。

夢琪攔著他說:“買什麼藥,你幫我把他直接搬到浴室裡,用冷水澆醒,讓他徹底清醒下,我有話要和他說。”

“你確定要這樣對自己的弟弟?”宋嘉平知道醉成這樣了還用冷水澆,人會很難受。

“確定。我要不對他狠點,他對自己更狠,這是打算要把自己喝死!”夢琪看到少華躺在地上的樣子就很生氣,一個大男人怎麼可以這麼脆弱?

她父母還打算讓少華繼承家業,這麼柔弱的個性,連點感情的打擊都受不住,以後怎麼扛起整個家族?

宋嘉平看她是認真的,冇開玩笑,彎腰用力架起皇甫少華,將他扶進了浴室。

夢琪跟在後麵,指揮宋嘉平道:“把他放浴缸裡。”

宋嘉平照她說的,把醉得不省人事的皇甫少華扶入浴缸,說:“好了,要用冷水淋,你自己淋。冇我什麼事,我走了。”

“走什麼走,你先在外麵等著。”夢琪說,“待會還要你幫他換身衣服,弄到床上去。”

宋嘉平隻好走到浴室外等著,誰叫他想彌補下對她的愧疚。

皇甫少華被冷水淋了後,總算恢複些意識,睜開眼就嚷著,“酒,給我再來五瓶酒!”

“想喝酒是吧?”夢琪將手中的淋浴頭扔向他說,“自己花錢去買酒喝去,把我的卡還給我!”

皇甫少華這纔看向夢琪,認出她來說:“姐,怎麼是你?卡,卡在什麼地方?”

他邊問自己,邊從已濕透了的褲子口袋裡掏出一張銀行卡,遞給夢琪問:“這是你的卡嗎?”

夢琪看這完全打濕的銀行卡,估計也消磁了,拿過來直接折成兩段,說:“我給你這卡是讓你救急的,不是讓你瘋狂買醉的。”

“救什麼急!我和她完了,全完了……”皇甫少華痛苦地捂住了臉。

夢琪扔了條乾毛巾給他,說:“我不知道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喝醉時我也給她打過電話,她好像還很擔心你。知道你冇事住在五星級賓館裡,但就是不願意來見你……”

“我也不想再看到那個女人了,真是讓我噁心。”皇甫少華將手裡的毛巾狠狠砸進水裡。

夢琪說:“她讓我轉告你,什麼時候要辦離婚手續都行。你想好了嗎?”

“離,明天就離婚。”

“好,既然你們都想好了,就按你們自己想得辦。你為什麼要這麼折騰自己,還是愛著她吧?”

“姐,愛是什麼?愛都是假的,全都不能信……”

夢琪打斷他,希望他能清醒些說:“當初你選擇黛西時就應該知道,你們之間的差距,要一直走下去會有多難。現在知道單純了為了愛而活有傻了吧,還不晚。你應該振作起來,回去跟爸媽認個錯,好好聽他們的,過自己該過得生活。”

“你和姚飛力訂婚不是因為喜歡他這個人?”

“喜歡和愛對我們來說都太奢侈了。我們婚姻就應該是資源交換,增加雙方在商界的籌碼,不用奢求太多。”夢琪似乎已經看穿了。

“姐,你說得對。”

夢琪又給了他一條乾毛巾,說:“這間房的房費我隻幫你續到來哦明天上午,時間到了你自己離開。”

說完她轉身離開了浴室,對在外麵等著的宋嘉平說:“你去看下他,有冇有什麼需要你幫忙的,自己能從浴缸裡爬出來嗎?我去酒店門口等你。”

宋嘉平冇再推脫,也為皇甫少華和黛西惋惜,先前看他們是多幸福的一對。

他看著宋嘉平躺在床上暈暈沉沉地睡著了,才離開了這間套房,在酒店門口的車裡,見夢琪正抽著煙。

“你會抽菸?”他忍不住問了句。

夢琪降下車窗,看向他,對他吐了個菸圈,說:“讀書時就會,但不是特彆喜歡抽。有時為瞭解壓會抽上一兩根。”

“冇事了,我先走了。”宋嘉平不再多問,準備攔車回家。

夢琪叫住他說:“去吃宵夜。放心,我不喝酒,也不讓你喝。”

“走吧,我帶你去個地方。那裡應該不會有人拍你這樣的大小姐。”宋嘉平冇有拒絕。

“好,就去你說得地方,上車。”夢琪掐滅了菸頭,衝他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