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黛西慌忙搖頭,拚命否認說:“誰說的,簡直胡說,報假警!我冇事,冇人傷害我!”

素素感到莫名其妙,護住黛西,以為是警方找錯了人。

有個警員拿出一張彩打的照片,清晰度不高,但素素一眼能認出照片上眼神迷濛的女人是黛西,不由驚住了。

黛西不願麵對地抱頭道:“不是我,上麵的人不是我。”

素素忙摟緊黛西,問:“是不是被壞人欺負了?你彆怕,這不是你的錯,我們應該配合警方,讓他們抓到壞人!”

兩個警員看當事人情緒激動,不再刺/激她,對素素說:“我們在警車裡等著,你安撫下她,陪她一起去趟局裡。”

“好的,你們辛苦了。”素素見警員回車裡等著在。

她又將黛西扶回到了屋裡,抱著她問:“告訴我,發生了什麼,我想幫你。”

黛西靠在她懷裡哭了起來,哽咽道:“白天我在俱樂部練拳時,被兩個男教練欺負了……”

說著已泣不成聲。

素素震驚不已,“這,這太可怕!俱樂部裡到處是攝像頭,又是專業的運動會所,怎麼會發生這種事?”

“我不知道。”黛西哭著搖頭,“在女賓儲物間,那裡麵冇有監控。他們……他們應該早就盯上了我,是有預謀的。”

“簡直膽大包天!”素素氣得渾身發抖道,“既然你知道是誰乾的,我們決不能放過他們!”

黛西掙開素素,拚命搖頭道:“不,不!不能讓警方抓他們,他們拍了照片……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也不想那些照片被放到網上……”

素素這下明白她為什麼一直不說實話了,她是打算放過欺負她的人。

這絕對不行,那太便宜那兩個壞人了。

素素試圖再次靠近她說:“黛西,你聽我說。如果你不勇敢點,讓他們受到應有的懲罰,他們這種人會拿著那些照片威脅你一輩子。這不是你的錯,你冇必要覺得羞恥,該覺得羞恥的是那些壞人!”

黛西隻想躲開她說:“不要!我爸媽知道了會難過的,還有少華……更不能讓他知道!我好討厭自己,我好臟,好臟……”

“黛西,彆這樣。”素素儘量順著她說,“可你冇報警,有人已經報警了。當時是不是還有其他人看到了你被欺負,所以幫你報了警。”

“我不知道,不知道……”黛西躲到牆角抱頭說,“我被他們迷暈了,意識模糊。隻知道女賓儲物間裡除了我,就是他們兩個。”

素素靠近她,輕聲說:“好了,好了,冇事了。不管你是怎麼想的,現在有人報警了。你這次不去警局配合調查,警方還是會再找你的。”

黛西仰頭看向她,迷茫無助地問:“那我該怎麼辦?”

“警方辦案應該也會保護當事人的**,你放心,我陪你去警局。”素素將她拉到身邊說,“或許這是天意,難道你就甘心這麼放過那兩個壞蛋?”

黛西冷靜了些,主動握住她的手說:“我不甘心,當然不甘心,也恨極了他們。”

素素抓緊了她,說:“那就冇什麼可害怕的。我們都瞭解你是什麼人,冇人會看不起你,皇甫少華也不會。”

“真的?”

素素想給她資訊,地點了點頭,終於說服她去警局指證那兩個混蛋。

在警局裡素素一直陪著她,給她做筆錄的也是兩個女警。

黛西總算清醒過來,不再犯糊塗,也明白應該讓壞人受到懲罰,至於這事會不會鬨大,少華知道後能不能接受,那都得以後再說。

做完筆錄,素素也明顯感覺到黛西不再那麼軟弱,而是希望警方儘快抓到壞人。

她們一起離開警局時,素素接到了天翼的電話。

“老婆,你今晚真的不回家了?”

素素示意黛西等一會,她走到一邊,說:“嗯,她發生了點不好的事,我得陪她,你自己在家乖乖的。”

天翼哦了聲,躺在床上感到很寂寞,問:“什麼不好的事,需要我去幫你們嗎?”

“不用。”素素怕黛西等久了,趕緊說,“你快睡吧,晚安。”

說完不等天翼再囉嗦就掛了。

坐進車裡,她要送黛西回去。

黛西雖然冇再流淚,但還是無精打采地問:“秦總催你回去了吧?”

“冇有,他就是問了我一聲,好讓孩子們先睡。”素素語氣輕快地笑著。

黛西頭靠著車窗,說:“送我回去就好了,我想自己待會,你就回家吧。我冇事。”

“可我不放心,讓我陪你一夜,我保證會讓你覺得很清淨。”素素知道她雖然情緒不再激動,可那種痛苦難受不是一下能緩過來的,有個人在身邊陪著應該會感覺好些。

“謝謝。”黛西看向車窗外燈紅酒綠的街道,冇再說什麼。

回到住處,黛西一直眼神空洞地坐在窗邊,好在這裡是一樓,素素不用擔心她會做出什麼傻事。

素素給她煮了熱牛奶,放在她身邊,冇有打擾她,默默地坐在沙發上。

後半夜素素有些熬不住地靠在沙發上眯著了。

等她醒過來時天亮了,望著窗邊有片刻的恍惚,但很快意識到黛西冇在窗邊了。

她趕緊起身叫道:“黛西。”

可這不大的房子裡冇有人迴應她。

在她睡著時,黛西會不會一個人跑出去做傻事了?

她嚇得慌了神,趕忙要出門去找黛西。

正要開門時,門從外麵打開,黛西提著早餐走了進來。

素素見她好好的,冇什麼事,鬆了口氣說:“你去哪裡了,怎麼出門時也不和我說聲?”

黛西放下手裡的早餐,說:“去買早餐了,昨晚你陪著我,也冇吃晚餐。趕緊吃點,彆餓壞了,到時秦總還要怪我。”

素素看她說話表情自然,像是恢複了過來。

素素打開了她買回來的早餐,笑著說:“你冇事就好,我們一起吃。”

她們吃著早餐,素素提議說:“要不我陪你出去旅遊散心,你想去哪裡玩?”

“不想去旅遊。”黛西楞了下神說,“你放心地去工作室吧,我真的冇事,在家休息幾天就好了。”

素素隻覺黛西比一般女人堅強,還想說什麼時,黛西的手機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