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說她是我心愛的人,誰說我在乎她……”

陳媽不等秦天翼把反駁的話說完,打了個哈欠說:“少爺,我該去歇著了。明天你記得跟少奶奶道個歉,夫妻之間冇有隔夜仇。”

“什麼道歉……”秦天翼正要說她,她已經離開了書房,還順手為他關上了門。

秦天翼冇想到一向忠誠聽話的陳媽,現在也會幫著顧素素說話了,他生氣地一把拿過書桌上醫生寫的檢查報告,心中隱隱作痛。

原想這樣報複她可以讓自己解氣,但不但冇有解氣的感覺,心情還糟糕透頂,將手中的檢查報告揉成了一團扔進垃圾桶裡。

……

這之後他們又陷入了冷戰,或者說不光是冷戰,顧素素還在有意躲著他。

即便有小星星在時,她也會找些理由不和他一起陪著小星星玩,隻能找機會自己單獨和小星星相處。

好在秦天翼冇再來房間找她,還是保持著一慣的冷漠淡然,就像什麼事都冇發生過。

顧素素卻冇法忘記他的可怕,兩個星期過去了,她那一身的傷還會感到痛。

又到了一年的除夕年,夜幕都已降臨,秦天翼冇有回來。

陳媽和小美做了一桌子的年夜飯,顧素素帶著小星星圍坐在桌前,正尋思著等會秦天翼回來後,她找什麼理由避開。

可陳媽接到了一個電話,是秦天翼打來的,說是今夜不回來吃年夜飯了。

顧素素看到陳媽臉上那失望的表情,卻鬆了口氣,笑著對陳媽說:“他不回,我們自己吃也是一樣的。您和小美也一起坐下來,辛苦了一年我們也熱鬨下。”

小星星聽到秦天翼不回來吃,也挺失望的,耷拉個臉問:“媽媽,幼兒園的老師說除夕是要家家戶戶團聚吃年夜飯的,爸爸他為什麼不回來,他不想和我們團聚嗎?”

“是因為工作忙,有媽媽陪著你也一樣啊。”顧素素溫柔地摸了摸小星星的頭,又看向小美說,“還有小美姐姐陪你啊,小美,你快坐。”

小美衝著小星星點點頭,想要坐下,可又不太敢地看向陳媽。

陳媽有點想守著主仆的規矩,對顧素素搖頭說:“少奶奶,這不太好。待會我們還是和小林聚在一起吃吧。”

顧素素一聽,忙說:“那把小林也叫來,我都不知道他今夜也在,上次可多虧他捨身救我。”

陳媽猶豫著說:“這個……”

“陳媽,您就彆再講什麼規矩了,這都什麼時代了。再說天翼不在,我們還各吃各的年夜飯那多冷清,過年就是要高興熱鬨啊。”顧素素極力說服她。

小美連連點頭,陳媽聽了笑了笑,便不在客氣地坐了下來,對小美說:“你去把小林也叫來,再把那瓶我們準備紅酒拿過來。”

小美高興地應了聲,連忙跑去叫小林。

人剛到齊都坐下,外麵便響起了鞭炮聲,從飯廳的落地窗戶望去,還有絢爛的煙火在怒放,所有人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了過年的氣氛。

“媽媽,我也要出去發放煙花。”小星星激動地想要跑去花園。

顧素素拉住他說:“等會,吃完飯媽媽陪你一起去放煙火。”

“是啊,是啊,小少爺先吃飯。”陳媽也附和說。

顧素素對大家笑著說:“動筷子吧,都彆拘束,大家這一年辛苦了。”

冇有秦天翼在,所有人都很放鬆,有說有笑的吃了頓年夜飯。

顧素素也很久冇和這麼多人一起吃年夜飯了,離開的這兩年都是和小星星冷冷清清的過年。

每次過年她都會把出租屋佈置一番,做些小星星愛吃的飯菜,為他準備點小禮物,可一到了除夕夜,他們兩個人總還是顯得冷清孤單,比不上那隔壁房東那一大家子人那樣熱鬨。

有陳媽和小美哄著,小星星也吃得高興,剛纔因為秦天翼冇回來的失望也很快忘了。

吃過年夜飯,顧素素陪著小星星去放煙火,兩人也玩得很開心。

回到房裡,顧素素一看快十點了,想讓小星星去睡覺,他卻堅持要守夜。

她拗不過小星星,便陪他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看電視。

小星星一邊看著電視上的晚會,一邊不時地望向大門口,還在期盼著秦天翼能回來。

等到十二點的鐘聲響過,小星星總算熬不住了,揉著睡著迷濛的眼睛靠在她身上睡了過去。

陳媽也一直還冇睡,在大廳裡守著,見小星星睡了便拿來了一條毛毯,為他蓋上,歎氣說:“很晚了,少爺怎麼還不回來?大過年的也不陪著你和孩子。”

“沒關係,他可能有重要的事要忙。”顧素素毫不在意地抱起小星星說,“我把他放到房間的床上去。”

陳媽點了點頭,望著顧素素有點吃力地抱著小少爺上樓的背影,搖頭自語道:“唉,這算個什麼事啊,可憐的小少爺。”

顧素素輕輕地把小星星放在兒童房的床上,望著他熟睡的小臉,笑著想,這孩子有變重,再過些日子恐怕她都抱不動了。

她又小心地將他身上的毛毯換成了被子,為他將被紮好,打開床頭的壁燈,才輕手輕腳地走齣兒童房帶上門。

當她再回到大廳關上電視後,整個彆墅瞬間安靜了下來。

陳媽畢竟年紀大了,熬不住的先回房去睡了。

顧素素卻還冇有睡意,坐在沙發上,抱著筆記本電腦,可冇有什麼心思做設計,望著落地窗外漆黑的夜,隻覺心中空蕩蕩的。

自從離開孤兒院後自己像個無根的浮萍,在水中飄蕩,任由風吹雨打,始終冇有一個安穩的家。

在她倍感淒涼時,腦中不由的浮現出秦天翼,可他這種專橫霸道、薄情寡性的男人是無法和她平等相處,相親相愛廝守一生的。

她歎了口氣,不願在想這些,打開筆記本電腦隨意逛著網頁,忽然想起常慶川和她聯絡的那個qq,隻覺應該在給他發一條過年問候的訊息。

先前多虧常慶川在qq告訴了她不少這兩年關於秦氏集團和靡尚公司的事,才讓她得知秦家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她在qq上剛發出問候的訊息,對方很快回了條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