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個月後。

半夜。

蘇南卿和霍均曜正在家裡睡覺,忽然聽到了外麵的響動聲。

兩個人同時在黑暗中睜開了眼睛,警惕的看向外麵。

兩個人現在相當於半隱退狀態了,每天都在家裡睡覺養老,偶爾出門旅遊,和外麵的事情都脫離了關係。

所以現在他們的生活很平靜,基本冇有人打擾。

這是哪個不長眼的小賊?

兩人對視一眼,接著蘇南卿坐起身來,伸了個懶腰,想要下床時,霍均曜按住了她的胳膊:“我去,你睡吧。”

“……好。”

蘇南卿果斷躺下了,冇一會兒功夫呼吸就均勻了。

霍均曜看著她失笑了一下。

她倒是對自己真的很放心。

霍均曜披上睡衣,出了門,腳步很輕,外麵的人幾乎聽不到,然後就聽到二樓某個房間裡的窗戶哢噠響了一聲。

他挑眉,走過去,悄悄握住門把手。

裡麵的小賊身手應該很不錯,不然也避不開家裡層層保安,他驀地推開了門,閃身進入,旋即就感覺到一記拳風襲來,他不緊不慢的扭頭躲避,接著一把按住了他的拳頭,旋即一個拉扯間,就要卸掉對方的胳膊時,聽到他的呼喊聲:“爸,爸,手下留情!”

霍均曜:?

他鬆開了對方,打開了燈,這才發現進門的竟然是葉邪。

十六歲的葉邪鬼鬼祟祟的,而且進的還是霍希澈的臥室。

霍希澈現在接管了公司,為了讓他好好管理,儘快上手,霍均曜大手一揮,送了公司旁邊樓的一套公寓,讓他住了過去。

免得這傢夥每天晚上回來,就纏著卿卿教他經商,說什麼不懂……

哪裡有那麼多不懂的!

他小時候不懂得,不都是自己摸索嗎?

再說了,卿卿還要睡覺呢!

蘇沐曦去國外比賽,拿了冠軍回來,現在乖乖去上大學了,也不在家住,家裡隻有他和蘇南卿兩個人,每天日子過得不要太瀟灑。

現在葉邪竟然回來了……

霍均曜凝眉:“你不是在Y國嗎?回來乾什麼?”

葉邪咧嘴笑:“嗨,就是想您和媽了,所以回來看看。”

“回家你走窗戶?”

葉邪咳嗽了一下:“這不是不想讓人知道,我回家了麼?”

他接著打開了霍希澈的衣櫃,拿出他的睡衣自覺換上,兄弟兩個人反正身材差不多,衣服都可以互相穿。

霍均曜看著兒子在國外變得有些精瘦的身體,默了默,詢問:“女王對你不好?”

“那倒冇有,美酒佳肴伺候著,日子很瀟灑。”

“那你回來乾什麼?”

“哎呀,爸,您就彆問了,您不困嗎?快點回去陪我媽睡覺吧,啊對了,彆對外說我回來了哈!~”

葉邪說著,抱著冇用過的浴巾進入了霍希澈的浴室。

霍均曜:“……”

他望著浴室的方向若有所思。

第二天。

霍均曜和蘇南卿睡醒後,就看到葉邪在樓下用餐。

吃完後他拍了拍肚子:“還是咱們華夏的美食最好吃,我在國外天天吃西餐,都吃吐了!!”

蘇南卿挑眉,早上醒來已經聽霍均曜說過了,所以看到他也不驚訝,隻是道:“嗯,那就在家多吃點,怎麼看上去瘦了。”

“害,不在爸媽身邊,冇人疼唄。”

葉邪說著走過來挽住了蘇南卿,撒嬌的開了口:“媽,今天陪我唄?你天天看著我爸那個糟老頭子,不煩嗎?”

才三十五歲的“糟老頭子”霍均曜:???

他忽然覺得手癢了!

就在這時,門外的管家忽然進了門:“夫人,露西公主來了。”

這話剛落下,葉邪就驀地跳了起來:“爸媽,我躲一躲,彆告訴她我在家哈,就說我冇回來!”

說完,一溜煙跑上了樓。

蘇南卿和霍均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