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小說 >  天醫神婆 >   第1293章

-

第1293章

不過在我驚訝的注視下,我手中空白的筆記本頁麵竟是“呲呲呲”的冒起白煙來,筆記本一邊冒著白煙,上麵一邊又多出了一行炭烤的字:“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複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這字跡和朱栩諾的字跡一模一樣,我可以百分之百確定,這就是朱栩諾在寫的字了。

“栩諾,是你嗎,你想告訴我什麼,直接告訴寫出來可以嗎?”我抬起頭,滿臉驚訝的望著房間四周,可是房間四周空空蕩蕩的,我看不到任何的人,也冇有任何的人回我的話。

“栩諾,你是不是知道怎麼樣才能讓阿姨的魂魄回到身體之中,你直接寫出來啊,不要給我打謎語好不好?”我放大了聲音,大聲的開口喊道。

“栩諾,你的魂魄就在附近對不對,我知道的,你直接出來,直接出來告訴我要怎麼複活咱媽好不好?”

我望著手中,朱栩諾留下來的這鐫秀的字跡,由於思妻心切,眼眶都紅了起來,眼淚更是嘩啦啦的止不住的朝下滴,將筆記本都給打濕了起來。

門外的侗兒聽到我的喊話聲後,連忙丟下了手中的藥碗快步的跑了進來,當她看到滿臉淚水的我的時候,臉上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開口問道:“皮哥,你怎麼了?”

我已是泣不成聲,將手中的筆記本遞到了侗兒的手上。

“你彆給我看這個,我不識字的啊。”侗兒說道。

“這是栩諾剛剛用魂魄寫的”我說道。

聽到我的話後,侗兒先是愣了一下,接著她伸出手撫摸了一下筆記上的字跡,提醒著我說道:“這不是魂魄寫的,朱栩諾又冇有死,魂魄怎麼可能離體,還能給你寫字!”

“不是魂魄,那是什麼?”隨著時間的推移,我也從情緒之中走了出來,抬起頭滿臉驚訝的望著侗兒開口問道。

“是執念!”侗兒說道:“執念是超乎三道之外的東西,隻要一個人的執念深,是能夠留下東西的。”

“執念?”

我聽後,也露出了一絲驚訝的表情。

隻不過朱栩諾怎麼會對這首詩有著這麼深的執念呢?

“這首詩裡肯定暗藏著複活胡慈靜的秘密,你念給我聽聽看,我來分析一下。”侗兒將筆記本遞還給了我的手中。

“還是那首牡丹亭,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複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最後一句怎麼說來著?”侗兒臉上露出了一絲興奮的表情,他似乎發現了什麼,看著我問道。

“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複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我重複了一遍。

“我知道了!”侗兒一雙清澈的雙眼在此刻,開始綻放出了一陣精光來。

我奇怪的望著侗兒,問道:“侗兒,你知道了什麼?”

侗兒緊緊的抓著我的雙手,說道:“我們無法複活胡慈靜,那是因為我們不是胡慈靜的至情之人!”

“胡慈靜的至情之人朱鎧基?”想通了這點的我,也是無比的興奮,激動無比的看著侗兒。

“你快去找朱鎧基,我在這裡等你,今晚四點前,一定要把胡慈靜複活,錯過這次機會,可就永遠冇有機會了。”

侗兒並不是在危言聳聽,胡慈靜的魂魄我已經提煉出來了,今天不把她的魂魄複活的話,一四點,太陽升起之時,胡慈靜的魂魄就會魂飛魄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