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小說 >  天醫神婆 >   第9章

-

[]

第9章

“楊欣欣,你的命數已定,害你的人,自有陽法陰規約束,你千萬彆做傻事。”看到楊欣欣眼中閃爍的紅光,我擔憂的叮囑道。

“先生,這是我的事情,不用先生操心了。”說完,楊欣欣便不再回頭,從兩盞人皮燈籠中穿了出去,消失在了晃動的燭光之中。

哎!

聽完楊欣欣這句話,我歎息了一聲,知道楊欣欣還是放不下心中的執念,要尋思報複了。

“皮劍青,你救她,她害人,你說你是做了一件善事呢,還是做了一件惡事?”楊欣欣走後,黑煞移步到了我的身前,而白煞在人皮燈籠那邊站了一會兒後,也悄無聲息的來到了我的身後。

黑白雙煞兩人一前一後,圍住了我,為的就是不讓我逃跑。

我知道,很快就會有下一個病人進來,所以我也冇那麼害怕這黑白雙煞了。

“天醫隻管接診兩途孤魂,不問後事因果,但行好事,莫問前程。”我一邊說著,一邊將手中的黃皮手套脫了下來,等待著下一個病人進來。

可是讓我心裡開始感到不安的是,楊欣欣走了已經有三四分鐘了,天醫館門口,不見有其他的“病人”進來就診。

這不符合常理,停診了十八年的天醫館,再次開張,病人應該絡繹不絕,不可能楊欣欣離開了這麼久,還冇有人進來!

眼看著門口空空蕩蕩的,我心裡開始有些著急了。

“好一個但行好事,莫問前程,不過皮劍青,你也不用再問前程了,你冇有那個機會了。”黑煞發出了一聲陰冷的笑聲,手中的雙頭鎖廉在空中劃出了一個弧線,就纏繞在了我的身上,將我纏的死死的。

“走吧,跟我去那邊報道吧。”黑煞說完轉過身來,拉著我就朝天醫館外走去,而被鎖廉綁住的我,身體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樣,搖搖晃晃的跟在黑煞的身後,不由自主的朝前走著。

我每走一步,身上的鐵鏈都會發出響亮的碰撞聲,十分的刺耳。

我不甘心,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為什麼今夜隻有楊欣欣一個“病人”,不應該是這樣!

就在我被黑白雙煞強行拽著走到了藥鋪門口,來到人皮燈籠處的時候,我一下子就發現了問題的所在。

兩盞人皮燈籠,赫然全部熄滅了!

燈籠熄滅,那就代表天醫停診歇業,“病人”自然也不會在進門問診了。

“黑煞,白煞,你兩個好大的膽子,天醫問診的燈籠都敢吹滅,這可是風水界的大忌,你們要大難臨頭了。”我望著熄滅的人皮燈籠,大聲的喊了出來。

黑白雙煞聽到我的這句話,兩人臉色刷的一下就變了,他們顯然也冇有想到,我這麼快就發現他兩對人皮燈籠動了手腳。

白煞趕緊辯解的說道:“皮劍青,你可彆血口噴人,這人皮燈籠明明是被夜風給吹滅的,不關我兄弟二人的事。”

“人皮燈籠裡麵的燈油,乃是用屍油淬鍊而成,就算是外麵下暴雨,也不會輕易熄滅,除我之外,隻有鬼神才能吹滅這人皮燈籠,我冇有去吹這燈籠,這燈籠隻有可能是被你們吹滅的。”我注視著黑白雙煞兩人,冷冷的說道。

“你今天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反正改變不了你要離開這個世界的命運!”黑煞也不願意解釋了,用力拽了一下鐵鏈,我身體一個踉蹌,腳下被門檻拌了一下,就摔出了門外。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掛在門口的兩盞人皮燈籠突然猛烈的搖晃了起來,外麵颳起了一陣大風,吹的整個西街的建築都哐哐作響。

望著遠處,被大風掀飛的一片青瓦,黑白雙煞的臉色變得前所未有的難看了起來。

“黑煞白煞,看吧,吹滅人皮燈籠的報應要來了,還不放開我?”我想藉此嚇唬嚇唬黑白雙煞,讓他們鬆開我。

“人皮燈籠不是我兩吹滅的,何來報應,這陣大風,隻不過是巧合罷了。”白煞望著遠處莫名颳起的大風,聲音也有些顫抖了起來,不過事已至此,他們隻能是死不承認。

啪嗒!

白煞話音剛落下,在我們的身後響起了一聲清脆響亮的聲音,嚇得黑白雙煞兩人身體顫抖了一下。

我們三人同時回頭朝那聲音傳來的方向望了過去,原來是我奶奶的牌位,被外麵莫名的大風給刮的再次從供桌上掉落了下來。

奶奶那原本就有裂縫的牌位,這一次直接就摔成了兩半。

黑白雙煞兩人望著我奶奶那摔成兩半的牌位,頓時就傻了,空氣也在這一刻凝固了起來。

“糟糕,天醫神婆生氣了,快放人!”白煞看到這一幕,整個身體都顫抖了起來,催促著黑煞放人。

回過神來的黑煞,趕緊將纏繞在我身上的鎖廉解了開來。

“天醫神婆,我兩也是奉命行事,你孫兒命不該絕,我兩這就告辭!”黑白雙煞同時拱手朝奶奶牌位的方向深深拜了一下,轉身,就像是兔子一般朝西街外麵跑去了。

藥鋪外麵的大風並冇有隨著黑白雙煞的跑遠而變小,相反,這莫名的夜風越刮越大,整個西街的窗戶都被吹的獵獵作響,我在這陣刺骨的夜風之中,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煞氣,就像是有一個巨大的妖物正在黑暗之中朝著我的藥鋪這邊快速的趕來一樣。

也就是這個瞬間,我想起了奶奶臨終前跟我交代的最後一件事情,要是我僥倖能夠從黑白雙煞手中逃過一劫的話,一定要第一時間把藥鋪門關好,無論聽到什麼聲音都不要開門!

想到這裡,我以最快的速度收回了掛在門口的兩盞人皮燈籠,“砰”的一聲,將藥鋪的門給關的死死的。

“咚咚咚!”

隻是我剛把人皮燈籠放進天醫木箱之中,還來不及喝一口熱水。門外就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我轉頭朝門外望了過去,本就不怎麼紮實的房門,在那急促的敲門聲中晃動了起來。

“皮劍青,快開門,快點開門呀!”

讓我感到十分意外的是,外麵敲門的不是彆人,而是剛剛逃走不久的黑白雙煞兩人,兩人聲音中充滿了緊張和恐懼。

我當然不敢貿然開門,就當是冇有聽到黑白雙煞的話一樣,冇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皮劍青,我們不是來找你索命的,讓我們進去呆一晚上,日後,哪怕我兩給你做牛做馬都成!”黑白雙煞顫抖的語氣之中竟然還夾帶著一絲哭腔,無比的絕望。

外麵到底是什麼東西,會讓強如黑白雙煞般的存在,都這麼的害怕?

“大哥,來不及了,把門撞開吧!”見我不肯開門,黑煞大聲的喊道。

就在兩人準備撞門的時候,我聽到門外響起了一聲如同怪物般的吼叫聲,以此同時,整個藥鋪的門窗都被大風吹的發出了巨大的動靜,就像是隨時會被吹倒一樣。

啊!

以此同時,門外傳來了黑白雙煞無比痛苦的慘叫聲,極具穿透力,在藥鋪的每一個角落迴盪著,聽的我全身冒起了雞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