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邊,幸福來來村外幾公裡的小河旁。

還是昨天的位置,還是昨天的小馬紮,隻不過李落霞換成了甄富貴。

“拿著,釣魚。”

“這是什麼?”

甄富貴不解的看著手中竹子製作的東西。

“魚竿啊,你冇見過魚竿?”

“魚竿?不是金黃色鑲嵌寶石的魚竿麼。”

“……”

聽著甄富貴的描述,嶽清河等人均是皺起花白的眉頭。

“江月老哥,你們希靈帝國有這麼敗家的敗家子麼?”

鳳千山是五個老頭中年紀最小的,利用當稱呼白江月為江月老哥。

白江月搖了搖頭,正巧有魚上鉤,一邊收杆一邊說著他們希靈帝國就算是有這樣的敗家子也活不過成年,一般情況下不是被他們爹打死,就是被外麵的人打死。

“言之有理。”

“小財神,老夫之所以帶著你來種樹釣魚,是讓你修身養性,從釣魚中獲得安寧,從種樹中獲得成就感。”

嶽清河一字一句說著,按照設定好的稿子執行自己的計劃。

誰知,說著說著,就聽到撲通一聲,好像有什麼東西落水了。

“彆叨叨了,敗家子掉水裡去了。”

鳳千山打斷了嶽清河逼逼叨,與白鹿君幾個人合理將甄富貴從小河裡撈了出來。

“阿嚏!”

衣服濕漉漉的黏在身上,天雖然不冷,可風一吹甄富貴也抖得厲害。

“你說說你還能乾啥?挺大一個老爺們還能讓魚給拉河裡去。”

“阿嚏!本公子,阿嚏!!”

噴嚏打個不停,甄富貴還冇說上兩句話,兩眼一黑昏死了過去。

“?”

“??”

“這個咋了。”

幾個老頭麵麵相覷,都是一臉懵逼的看著躺在地上緊閉著雙眼的甄富貴。

“死了?”

“不知道啊,還有呼吸,但很弱……好像是中毒了。”

鳳千山伸出手探尋著甄富貴的鼻息,越來越弱。

“瞅啥,趕緊駕車抬回去啊!”

情況發生的突然,釣魚的工具都來不及收起來。

白江月和鳳千山將昏迷的甄富貴抬上牛車,白鹿君嶽清河跳上馬車,揮動著馬鞭朝著幸福來來村的方向駛去。

“駕~”

“駕~~~”

老黃牛哞哞叫著,速度之快,迅如閃電。

從北辰國折返回來的行商隊伍聽到牛的叫聲,回頭看了一眼。

好傢夥,隻見一輛牛車載著是個老頭以極快的速度飛馳著,等眾人回過神來的時候,牛車早就消失在視線中了。

“千裡……千裡牛麼?”

千裡牛不千裡牛嶽清河等人不在乎,小財神的呼吸越來越微弱了。

“駕,開門,開門,快點開門!!”

剛吃完飯正準備出門去找老王爺的章三峰下意識的推開大門,黃牛車幾乎貼著他的臉呼嘯而過。

“這,這咋了?”

幸福來來村醫館。

醫館外麵圍滿了人,更多的則是甄家下人。

“公子怎麼了,公子您說話呀,奴家很是擔心你。”

“公子,我的公子您可千萬不能有事兒啊!!!”

“嗚嗚嗚,神明保佑。”

人們口中祈禱著,希望上天能保佑甄富貴能度過死劫。

“我們幾個帶著他釣魚,他啪雞一下掉河裡了,然後我們把小財神就撈上來了,冇說上兩句話小財神就昏迷了。”

嶽清河說著事情發生的全過程,詳詳細細,就連甄富貴說的話都一字不落的講給鳳無心聽。

“中毒了。”

一粒蛟龍骨丹藥塞進甄富貴的嘴裡。

毒解了。

但問題也隨之而來。

鳳無心從未和甄富貴有任何zhiti上的接觸,所以她並不倆破解關於甄富貴的種種。

剛纔給甄富貴切脈的時候她發現一件有趣的事情,這件事情與他昏迷有很大的關聯。

“對啊,是中毒了。”

嶽清河也知道小財神是中毒,但問題是中了什麼毒,好端端的怎麼會中毒。

他們就釣釣魚,小河裡麵的魚也是從上遊遊下來的,無毒無害最多就喝了幾口尿。

而且甄富貴身上也冇有傷口,怎麼會突然間中毒,讓人很匪夷所思。

鳳無心冇說話,轉頭看了一眼守在醫館外麵的甄家眾人。

“你們跟在甄公子身旁多久了?”

“奴家跟在公子身邊一年了。”

“奴家也是一年了。”

“奴家在公子身邊四個月。”

“奴家跟在公子身邊一個月。”

侍女們說著自己與甄富貴相處的時間,侍衛們都是甄家下人與甄富貴相處的時間要更久一些。

“夜王妃,我們家公子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中毒。”

“所有人都出去,散財童子你留下。”

鳳無心揮了揮手,除了發放錢財的侍衛留下外,其餘人都屏退出醫館外。

“散財……童子?”

甄家侍衛看了看自己,確認無疑鳳無心是在叫他。

此時的幸福醫館裡,除了甄家侍衛,氣色漸漸恢複的甄富貴,就剩下鳳無心和五個一臉不解等待著答案的老頭們。

“到底是怎麼回事兒,無心你就彆賣關子了。”

鳳千山明瞭鳳無心一定是知曉了小財神中毒的原因,所以纔會獨留下甄家侍衛。

難道說……是甄家侍衛在甄富貴身上下了毒,想要趁著他們帶著甄富貴離開幸福來來村後,讓其毒發,從而傢夥他們!

“好幾個賊人,竟要栽贓陷害我等人,當我鳳千山是吃乾飯的不成!”

話音落下,鳳千山縱身一躍,一手抓住甄家侍衛手臂,另一隻手狠狠地捏住他的脖頸。

隻要那麼微微一用力,便會扭斷甄家侍衛的脖子。

“老鳳頭,你乾啥?”

看著鳳千山突如其來的擒拿鎖喉,鳳無心臉色一沉。

“抓他啊,他在小財神身上下了毒嫁禍給我們,這樣的人彆想活著離開幸福來來村。”

“老鳳頭,我想采訪您一下,您腦子裡麵是怎麼想出如此豐富的劇情來?趕緊鬆開手,彆把散財童子給掐死了!”

“啊?不是他麼?”

鳳無心這麼一說,鳳千山乖乖的鬆開了手。

“不是,給小財神下毒的另有其人。”

搖了搖頭,鳳無心告訴眾人,她剛纔之所以問幾個侍女伺候小財神的時間,也是在確定下毒真凶。

“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