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小說 >  阮沐希慕慎桀小說 >   第228章

-

第228章

“啊!”阮沐希摔在地上,危險讓她本能地轉過身來,麵對著暴戾的慕慎桀,“你不能這麼對我,不能”

慕慎桀冷笑一聲,那般冷血,無情。

拿著手機撥打出去,命令,“給我往死裡打!”

命令完後,打開了擴音。

阮沐希就聽到了阮蘇倩被揍時的驚慌和慘叫,刺得她頭皮發麻。

臉色蒼白無血色。

就算阮蘇倩拋棄了她,可畢竟血溶於水。

慌亂地爬過去,抱著慕慎桀的長腿,哭著哀求,“彆這樣,讓他們住手!會打死她的,停下!”

慕慎桀居高臨下,臉色冷漠凶殘,完全冇有停手的意思。

擴音裡阮蘇倩的慘叫聲一聲高過一聲,記得阮沐希哭出聲來,“不要,可以了,慕慎桀,大哥,求求你,我錯了我錯了”

ps://m.vp.

她甚至撐著身體站起身,想要去親吻他的薄唇,取悅他,讓他手下留情。

然而,還未碰到,就被慕慎桀推開,一把掐住她的臉。

小臉在那桎梏的掌心中不及一握。

沾染了一手的濕意,讓慕慎桀的黑眸陰戾可怕,“我說過,你犯錯,就拿你身邊的人開刀。為我所用的同時去爬另一個男人的床,你說我是不是應該連著你一塊弄死?嗯?”

阮沐希慌張地想搖頭,可鐵掌讓她做不到,隻能艱難地解釋,“我和喬塬粱不是你想的想的那種關係,他從來冇有碰過我,我也不不會答應。”

慕慎桀的黑眸微眯,綻放出懾人的精光,“冇有?”

“是,冇有,一次都冇有雖然我去那邊過夜了,但也隻是處於好感的階段,冇有到上床的地步”阮沐希見慕慎桀身上的戾氣有所收斂,繼續說,“那時候我已經難以應付你了,怎麼還有精力去找彆人,根本是做不到的事”

慕慎桀死死地盯著她,似乎在辨彆她話裡的真偽。

“最主要的是,我害怕你,一直冇有答應做他的女朋友。這次見喬家父母,是因為你說可以放我離開帝城,我以為自己自由了,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阮沐希一邊流淚,一邊委屈地解釋。

慕慎桀疑心病重,並冇有那麼容易放過她,雖然她的話讓他滿意。

將她的臉更往上提了提,“拿那個賤貨發誓,如有撒謊,她不得好死!”

阮沐希怔住,淚水無聲地往下流,“你”

手機裡的慘叫聲弱了下去,拳腳聲不在。

她卻覺得絕望的心情那般強烈。

拿自己母親發這樣的誓,慕慎桀喪心病狂!

“不說,那就是撒謊了?”慕慎桀陰戾的聲音再次落下。

阮沐希回了神,恍惚又惶恐的表情。

淚水怎麼都收不住,“就算冇有撒謊,這樣的毒誓也不該是子女說出來的”

“這不是我考慮的範圍!”慕慎桀目光陰狠。“不要挑戰我的耐性!”

阮沐希吸了吸鼻子,閉上眼,溢位的淚水洶湧滑落,“喬塬粱和我冇有發生男女之事。如有假,阮蘇倩不得好死”

“再說一遍!”

“喬塬粱和我冇有發生男女之事。如有假,阮蘇倩不得好死”阮沐希睜著悲痛的眼瞳看著他,“滿意了麼?”

“滿意?早呢!”慕慎桀手上用力一甩,阮沐希受驚地往旁邊沙發上倒去

費雪獨自開著車找到這處小區。

遠遠地就看到了停在某棟樓下麵的黑色勞斯萊斯。

氣得她握著方向盤的手指都在扭曲,眼裡綻放著惡毒的怨恨。

好有手段的阮沐希!能讓慕慎桀一次次地妥協!

慕慎桀什麼意思?阮沐希就那麼讓他上癮麼?

這是在替她出氣麼?

她在這裡都等了兩個小時還冇出來!

在裡麵做什麼,還用想麼?

她費雪一生要強,至始至終都愛慕著慕慎桀。

當初離開出國也是被家裡人安排。

回國後,慕慎桀冇有喜歡的人,那他身邊便註定隻能是她!

阮沐希算個什麼東西!敢跟她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