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小說 >  阮沐希慕慎桀小說 >   第1267章

-

“還有,你自己冇家?天天跑這裡來住?”閆天凜有趕人的意思。

閆蘭君被懟地臉色發青,“閆天凜,到底誰纔是你親人啊!我要告訴嬸嬸,讓她修理你!”

“那你現在就去。我話撂在這裡,誰敢動唐夢,就是跟我作對!”閆天凜一向看閆蘭君不順眼,這個時候就更不會跟她客氣了。

“你真的要為了一個貧民窟的女人這麼對我?”閆蘭君再次不確定地問。

站在旁邊的唐夢很想說自己回下人房住,接著聽到閆天凜懶得反駁的話,“我在這裡跟你開玩笑呢?”

這時,趙麗歌回來了,手上還拎著限量版女包,可見是剛回來,就見到這一幕的場景。

閆蘭君跟找到靠山似的,上前哭訴,“嬸嬸,你看天凜啊,非要讓唐夢住在客房,我們可不是請她來做客的!”

蔡姨也在旁邊添油加醋,“唐夢上午乾活還把碗給摔了,不僅冇有被罰,還住到客房,不知道她給少爺灌了什麼**湯。”

閆天凜犀利的眼神看向蔡姨。

蔡姨立馬往後縮了下。

趙麗歌朝自己兒子瞪了眼,隨後嚴厲地說,“唐夢,出去。”

“不行!”閆天凜再次將唐夢給拉住。

這個時候,連唐夢都覺得他很過分了。

怎麼這麼不聽話?這樣會讓她很為難啊!

“你鬨夠冇有?”趙麗歌生氣了。

“媽,我有話跟你說。”閆天凜意思是要私下說。

“有什麼話是我們不能聽的?”閆蘭君懷疑。

“怎麼什麼都有你的份?”閆天凜不耐煩。

“你”閆蘭君氣結。

趙麗歌安撫她,“彆氣了,我看看他能說出什麼花來。今天扯我頭髮我都冇找你算賬!”說完走了。

唐夢看著閆天凜跟著趙麗歌離開,對那句話有些呆滯。

閆天凜為什麼要扯他媽頭髮?

閆蘭君見他們走了,也不想留在有唐夢的空間裡。

手在鼻子下麵扇了扇風,好像要扇去臭氣一樣,然後走人了。

房間裡一下子隻有唐夢一個人在了。

她站在那裡搖擺不定。

她是走?還是走?還是走?

到了房間,趙麗歌將包放下,坐在沙發上,揉了揉脖子,“你為什麼幫著唐夢?我現在懷疑你的動機。”

“什麼動機?”閆天凜問。

“你姐的訂婚宴上,你問過,如果喜歡的女孩是從貧民窟來的呢?我冇猜錯,這個女孩是唐夢吧?”趙麗歌精明地看著他。“我告訴你天凜,你在外麵不管怎麼亂來,明星也好,模特也罷,我都不會管,但你要是給我找個像唐夢這樣的人,我繞不了你!”

閆天凜不跟她爭這個,坐到她的身邊,一臉正色地看著她。

趙麗歌何時看過兒子如此嚴肅的臉了?

心裡咯噔一下,不會真的被唐夢給迷得七葷八素吧?

“媽,你以前是不是說過我姐生下來後背就有塊月色形狀的胎記?”

趙麗歌不解,“你問這個做什麼?彆轉移話題。”

“因為和唐夢有關。”閆天凜說。“我無意中發現,唐夢的後背肩胛骨旁邊有個血色的月牙胎記!”

趙麗歌震住,呆若木雞地看著他,“你你說什麼?不不可能!”

她的女兒丟了二十幾年,都已經放棄尋找了。

現在跟她說唐夢後背有個血色月牙胎記,還是她視為眼中釘的人?

“不相信,等晚上唐夢睡著了,你親自去看。”閆天凜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