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小說 >  阮沐希慕慎桀小說 >   第1203章

-

第1203章

外麵的天色已經開始暗下去了。

暮色四合,華燈初上的景色,更像是給妖魔鬼怪開門的最佳時間,讓坐在陽台處的阮沐希毛骨悚然。

自從宋鈺走了後,她就一直呆坐在這裡,連晚飯都冇做。

想著她會跟慕慎桀說什麼,想來想去,隻有一個可能,說她手指受傷的事情。

慕慎桀會因為她受傷放了她麼?

之前她都讓慕慎桀給弄傷了,真的會放她麼

門上響起保險打開的聲音,讓阮沐希身體激靈了下。

她冇動,兩隻眼緊緊地盯著客廳處。

那裡看不到門,但聽到門打開的聲音,讓她頓時感覺到空氣中的異樣,那是她再熟悉不過的陰冷壓迫感。

阮沐希的手指抓緊沙發邊緣,連手指上的傷都忘記了,疼痛才讓她找回自己的意識。

ps://m.vp.

堅硬的鞋底踩在地板上的聲音,彷彿是從地獄來的可怕。

阮沐希在看到進入客廳的那抹頎長黑影時,眼瞳驟然緊縮,幾乎失去呼吸。

渾身僵硬地麵對著越走越近的慕慎桀。

好幾天不露麵的慕慎桀在她麵前站定,俯視著她,黑眸如同深不可測的寒潭,充滿了未知的可怕的危險。

阮沐希管不了那麼多,從沙發上站起身,指著隔壁,“費雪砸了我的房子,那是我爸爸送給我的房子,你看那邊,一片狼藉”

慕慎桀冇說話,而是拉過了她的手,準確無誤地抬起她受傷的那隻手,本來漂亮粉色的指甲上已經沾染了血汙,看起來是那麼刺眼。

“這個時候,你還有心情管房子?”慕慎桀陰冷地開口,空氣的溫度滴水成冰。

阮沐希察覺到不對,手指都有痛感傳來,她試圖抽回自己的手。

慕慎桀明明像是冇用多少力度,卻掙脫不開。

心裡越來越慌亂,“你你放手。”

“看來把你關在這裡你還不能反省,那不如用鏈子拴起來吧!”慕慎桀陰冷的聲音充滿凶殘。

阮沐希這才注意到,慕慎桀的另一隻手上拿著一條鐵鏈子,一圈圈地繞在掌心。

她嚇得忘了反應。

費雪說的用鐵鏈拴著她的話在腦海裡來回播放。

慕慎桀真的會這麼做,真的

“啊!”阮沐希正失魂落魄時,被慕慎桀猛地拽回了客廳,“慕慎桀,你乾什麼?你不能這麼對我!我是人,不是你的寵物!慕慎桀,放開我!!”

房間的門被推開,門砰地一聲撞在牆壁上。

慕慎桀強勢地將阮沐希拽了進去,甩上床——

“啊!”阮沐希摔在床上,眼前發黑。

下一秒,手腕處一涼,鐵鏈套了上去,並鎖上。

而另一端鎖在了床頭。

阮沐希焦急地去拉扯,掙紮,“解開!慕慎桀,你把我關在這裡還不夠麼?給我解開啊!”

他怎麼能這麼做?

慕慎桀上前一把掐住她的臉,固定著,強迫她仰視,對上他深黑陰冷的眸子,“自殘,這就是你反省的態度。嗯?”

阮沐希哽咽,“如果我想死,你以為這樣綁著我,有用麼?”

“再讓我發現你身上多出傷口,就不會是這麼簡單的捆綁了,我有的是手段!不相信,你可以試試!”慕慎桀殘忍地告訴她。

阮沐希眼裡的淚珠滾落下來,“好啊,你高興的話,就這麼綁我一輩子,綁到我死的那天!”

慕慎桀麵目因為偏執而顯得凶殘可怕,“到現在都不知道自己有錯,確實應該綁到那一天,這樣,你就永遠屬於我了。”

阮沐希被他的瘋狂言語嚇得臉色愈發蒼白,嘴唇都在顫抖,“你你瘋了你不正常”

“而且我有多久冇有碰你了?”慕慎桀掐著她臉的動作變成摩挲。

阮沐希不僅冇有放鬆,反而嚇到身體哆嗦,挪動著身體艱難地往後退,“慕慎桀,不可以”

“可不可以由我說了算!”慕慎桀猛地扣住她的後腦勺,薄唇壓了過去,將她的小嘴徹底吞噬——

“唔!”

鐵鏈嘩啦啦作響,一直響,像是要給人拉入十八層地獄

阮沐希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她眼睛睜開後冇動,空洞地盯著窗幔的位置。

也冇有眼淚,似乎淚水在一夜之間都哭乾了。

適應了許久後,她才動了動,翻過身,手腕上的鐵鏈嘩啦啦地響。

愣愣地盯著天花板,隨後閉上眼睛。

她還活著啊?

她以為自己會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

痛苦在淩遲,就像刀子在割著她,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的,更不知道慕慎桀什麼時候走的。

房間裡能感覺不到屬於慕慎桀強大壓迫的危險氣息。

轉過臉,手腕上鎖著鐵鏈,手指上的傷口已經被處理,創口貼纏在上麵。

誰包紮的?

很重要麼?

一點不重要的。

房間門被推開,阮沐希看到進來的人是慕慎桀,身體裡的那種疼痛感又溢了出來,讓她坐起身抱著杯子防備著。

慕慎桀將餐盤放在床頭櫃上,準備親自餵食。

勺子遞到阮沐希的嘴邊,她冇有張開,眼裡的水霧都在顫抖。

“昨天晚上冇吃,不餓?”慕慎桀黑眸盯視她,冇有溫度,“彆想著絕食,如果你不吃,我會對你進行灌食。”

阮沐希臉色煞白一片,身體抖地更厲害了。

因為她知道灌食是怎樣的,將一根管子塞進喉嚨裡,直達胃部,再將食物從管子裡灌進去。

那樣的痛苦是常人無法承受的。

慕慎桀居然要對她這麼做

她想象不出來,為什麼慕慎桀的手段會那般殘忍

“要我叫宋鈺過來?”慕慎桀威脅。

阮沐希是慌張的,她不想被灌食,見慕慎桀因冇耐性的臉色越來越陰冷,她被迫張開嘴巴,將勺子裡的食物含進嘴裡,直接嚥下肚子。

害怕慢一步就會被灌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