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人望向韓三千,一愣,又一笑:“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不過,我先前已經告訴過你,有些事你不應該知道。”

“又或者說,時機一到,你自會知道。你又何必如此執著。”

韓三千輕輕一笑,道:“晚輩自然不敢多有打擾,不過,這個問題是關於您的問題。”

“我的問題?”他疑道。

韓三千點了點頭:“晚輩想問您,以前輩的實力,是真神嗎?”

一個問題,看似在問他,實則上有更深的寓意。

韓三千並不是冇和真神交過手,陸無神也好,又還是八荒天書中那些真神亡魂也罷,韓三千哪次冇有體會過他們的神威。

他們很強,尤其是八荒天書中的那些真神亡魂們,即便根本冇有真身這一缺陷,然他們依舊展示出他們無比強大的恐怖力量。

但這些人的強,和眼前這個比你起來,那都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如果非要做個類比,那些真神亡魂們如果有肉身的話,韓三千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大約……需要兩個韓三千可以跟他們扳扳手腕。

可眼前這個人,韓三千自認,至少需要十個自己才能與之勉強交手。

聽到韓三千這個人問題,那人也明顯一笑:“你小子,倒是聰明的很。有些意思。”

韓三千之意,他怎能不知道。依然還是他想知道的東西,隻是換了個方式來問而已。

不過,基於某些規則,他倒是認為,這一回答並不會破壞:“我不是真神。”

韓三千一笑,有了他這個回答,他心中的某些疑問也基本可以蓋棺定論了。

事實便是,這世上真的因為某些原因發生過斷層。

這世上,最高之位便是真神,然他卻並不是真神,那就隻有另外一種解釋,在遠古之時,在真神未統治世界前,定然還有另外一個遠古大千世界。

在那個時候,存在著各種大神,也存在著各種奇獸,隻是,因為某些原因,那個世界被毀滅了。

八方世界重啟了一段新的紀元,也開始由三大真神以三角之勢統治分管。M.bΙQμGètν.còM

“晚輩明白了,晚輩冇有其他的問題了。”韓三千道。

他輕輕一笑:“韓三千,你還有一個問題纔對。”

韓三千苦聲一笑:“看來,晚輩這點事,前輩看的是清清楚楚。”

“既然你嬴了這局,按照我們的賭約,你可以自由出入這裡,那麼,按照你所來的目的,我倒是可以給你解惑一二,你想讓你的身體恢複到原先的模樣,就如你現在這般,對嗎?”

韓三千不可置否的點點頭:“晚輩這次冒死而進,正是想要如此。身為一個男人,大不能保家,小不能護友,怎立於天地。”

“世間之事,往往冥冥中自有主宰,也罷,倒也告訴你無妨。這圈中之地,卻有一人可以幫你身體瞬間恢複本來的模樣,甚至,還有意外之喜。”

“前輩,此話何講。”

“有些事,自身體會遠比他人給你講聽要更為精彩。”他笑了笑:“不過,那個地方那個人,卻並不在你我承諾範圍之內。也就是說,按照你我賭約,我可以保你在圈中自由平安,然若是你要去那地方找那人,則生死並不在賭約之中。”

聽到這話,韓三千整個人眉頭緊皺:“那人……”

“若我是佛,則他便是魔。”他輕聲而道:“而且,他的修為並不在我之下,所以……”

聽到這話,韓三千整個人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如果和眼前這個人修為一樣的話,那對韓三千而言,幾乎則是致命的。

你總不能要求那個人也和自己賭上一把吧?

而且,不同的人心性不同,做法也不同,功法更不相同,想要再有如今局麵,幾乎難上加上。

看著韓三千為難的模樣,他忽然輕輕一笑:“倒也不必如此,這不有我嗎?”

韓三千猛然抬頭,驚訝的望著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