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熙璃墨小說》 小說介紹

《鳳熙璃墨小說》是佚名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鳳熙璃墨,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鳳熙璃墨小說》 第4章 免費試讀

璃墨腳步猛的一頓,抬眼厲聲道:“星君可知自己在說什麼?”

司命似有料到,抬手一揮,空中出現一麵星運鏡。

隻見鏡中,原本應該熠熠生輝的那顆天後星,此時已經黯淡無光。

“怎會如此?!”

璃墨大驚,步伐踉蹌的退了半步:“她是鳳族,怎麼隕落?”

“陛下,冇有元丹的鳳族,隻是一隻普通的鳳凰,自然逃不過生死之事。”

司命涼薄的話語狠狠的擊中了璃墨的心。

“你什麼意思?”

“鳳族隕落,隻要元丹尚存,便可涅槃重生,可是……”司命頓住,眉眼間浮現出冷冽之意。

“可是什麼?”璃墨的聲音帶上一絲不可查覺的顫抖。

“可她將元丹給了你,大限到來,自然死路一條。”司命蒼色眸子毫無波動,似乎隻在說一個事實,“如今鳳熙靈識已散於六界,魂飛魄散,無處可尋。”

此話一出,璃墨如同雷擊,連呼吸都滯住。

“魂飛魄散……無處可尋……”他臉色發白,喃喃自語。

司命看著他的樣子,心中升不起任何悲憫,隻覺得諷刺。

忽的,璃墨大袖一揮,白光微閃,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

身後,司命唇角一絲血色溢位,他收回星運鏡,不在意抬手拭去。

鳳族族地。

璃墨帶著最後一絲希望來到這裡,卻隻見一層透明的結界將鳳族族地全部包裹住。

即使這樣,依舊能隱約聽到裡麵傳來的鳳凰哀泣之聲。

聲聲泣血,悲鳴錐心。

璃墨的心口一顫,一種難以言喻的痛楚開始瀰漫。

明明他對鳳熙已經情意淡薄,可為何此刻會如此痛心?

他的手再次撫上胸口處,大概是這顆元丹吧。

既承了她的恩,那還了便是。

且收集散於六界的靈識,最快的辦法就是進入輪迴。

若是平常的仙,定是法力全無,記憶全失。

可他不同,他是上古的神,還有鳳凰元丹護體,定能在輪迴道裡全身而退。

璃墨眼中迸出一絲決然:“既散於六界,那本君便去六界尋她。”

話落,他轉身往冥界而去。

冥界最深處,輪迴的入口六道輪迴盤就在那裡。

他剛來到入口處,便察覺到不對勁。

卻見以往隻是一片黃沙的入口,此刻四周風沙昏暗,遊魂飄蕩,一片鬼哭狼嚎之聲。

連璃墨一身白衣,仙氣飄然,但在此處也被硬生生的染上幾分濁氣。

他心中驚駭,忙上前檢視。

卻見原本應正常運轉的六道輪迴盤,此刻已經轉速緩慢,竟有漸停之勢。

璃墨麵色凝重。

他冇想到,天後星隕,六界禍亂,第一個亂的竟是輪迴道。

輪迴若亂,想成人的妖魔,想成仙的人,隻怕都會想抓住這難得的機會,逆天改命……

情勢危急,璃墨築起一道結界,暫時封住了輪迴的入口,而後匆匆趕回仙界。

剛踏入太淵殿,司命已然等在殿中。

璃墨將剛纔發現的事說出,又道:“若我再強行闖入輪迴盤尋找鳳熙靈識,勢必會加速六道輪迴盤的崩亂。”

司命抿緊唇。

帝後二星,生死羈絆,隻有璃墨才能在這茫茫輪迴,感受到她殘存的靈識。

若他此刻不去,鳳熙靈識隻怕再也找不回來了。

沉思片刻後,他才道:“輪迴若亂,六界必將遭受滅頂之災,即使是你我這種上古之神,也無法避免。”

璃墨自然明白,皺眉問:“那可有法解?”

司命看著他,平靜道:“若你以上神之身親入輪迴,功德圓滿之日,輪迴道自可修複。”

璃墨默然。

良久,他不知是在告訴司命還是在說服自己:“鳳凰靈識不會那麼脆弱,待本君曆劫歸來,再去尋鳳熙靈識。”

司命看著他匆匆而去的身影,眼中閃過一絲嘲諷。

司命召喚出星運鏡,那顆明亮的帝星已經隱入雲層。

他揮手,築起一層結界,籠罩住整個天門。

不遠處的素婉將這一幕儘收眼底,片刻後轉身而去。

天上一日,凡間一年。

自從二十年前天生異象,人間便開始妖魔橫生。

妖食氣血,最愛食人,魔食慾孽,為禍人間,故而人與妖魔勢不兩立。

此時,在向陽城郊外的一片小樹林內。

原本蜷縮在樹底下的小九,忽的感受到一顆雨落到自己的鼻尖。

她茫然的抬頭。

今日是二月初十,原本圓月高懸的天空,不知何時已經全部被黑雲遮住。

四周漆黑得有些滲人。

小九縮了縮自己的尾巴,試圖驅散一些恐懼。

是的,她是一隻貓。

一隻原本該有九條命,實則卻隻有三條命的貓。

因為她的父親是妖,而母親是人,她不是人也不是妖,而是半人半妖。

如今父母俱亡,才十七歲的她已經不知流浪了多久。

今日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可以棲息的樹,轉眼又要開始下雨。

可是還冇等小九夾著尾巴逃竄,麵前竟出現一黑影。

它嘴裡發出‘哼哧哼哧’的喘氣聲,夾雜著腐爛的臭味,不斷逼近。

是鬣狗精!

小九心中一驚,弓著身子做出防禦狀態,準備見機而逃。

可這小小的舉動落在凶殘的鬣狗精眼中,隻是垂死掙紮而已。

“找了你這麼久,今日可彆想再逃了。”鬣狗精森然一笑,露出血紅的獠牙。

它追了小九足足一個月,為的就是她那有著複活作用的妖丹。

小九不敢吭聲,她天生靈力殘缺,隻能逃。

可是她剛轉身,一陣巨大的掌風就迎麵而來

她被拍飛數米,趴在地上吐出一口鮮血。

“小九,好久不見。”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傳來。

小九還未抬眼,就開始渾身發抖,深入骨髓的恐懼在心間瀰漫。

今日,竟然連他也來了。

一青衣男子撐著傘不急不緩的走到她的麵前,語氣淡然的問道:“你,還要逃嗎?”

話落,他抬起腳,踩在她的心口。

小九喉間又是一陣腥甜,被她生生忍住。

一邊的鬣狗精乘機上前,諂媚道:“主人,彆跟她廢話了,拿她的妖丹要緊啊。”

小九無法掙紮,眼睜睜的看著鬣狗精那尖銳的利爪伸向她。

此時,忽的一道金光閃過,鬣狗精發出一聲慘叫,被打飛數米。

“孽畜,不得放肆。”

小九胸口一輕,循聲望去,隻見一白衣和尚正立於不遠處。

他麵容清雋,神色淡漠,手上那串佛珠散發著幽幽金光。

青衣男子看清來人,又看了一眼他手中的佛珠,寒聲道:“無塵,你幾次三番,壞我好事,意欲何為?”

“你殘害生靈,我便饒你不得。”

無塵話落,抬手,佛珠飛去,徑直將男子手中的傘打落。

男子躲避不及,望著手上被打出的焦痕。

雖不甘,但也隻能落荒而逃。

四周歸於寂靜,隻雨落有聲。

無塵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小九,淡淡道:“今日救你一命,無需掛記,日後自求多福吧。”

說完,便欲轉身,可剛邁出一步,衣角就被咬住。

他低頭一看,竟是那隻小貓。

小九可憐兮兮的看著他,一副求收留的樣子。

“我要去長仙山,帶你恐有不便。”

無塵說完,咬住衣角的力度絲毫冇有鬆懈。

良久,他歎了口氣:“罷了,等你傷好後再做打算吧。”

他彎腰,將小九撈起,攏入懷中。

淡淡的檀香繚繞在小九的鼻尖,竟無比安心,她沉睡過去。

可就在他們走後,另一個身影出現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