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熙璃墨小說》 小說介紹

名字是《鳳熙璃墨小說》的小說是作家佚名的作品,講述主角鳳熙璃墨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鳳熙璃墨小說》 第3章 免費試讀

鳳熙的眼淚砸落,她輕輕將白狐的屍身攬在懷中,慢慢站了起來。

這一刻,她終於明白,什麼叫哀莫大於心死。

鳳熙冇看璃墨一眼。

就這麼一步步往外走,步履堅定地與璃墨擦身而過。

璃墨看著這樣的她,心中莫名慌亂。

殿門口,鳳熙忽的停住腳步。

平靜地問:“璃墨,你還記不記得,我們曾約定要永遠保護彼此。”

璃墨神色一變,攥緊了手冇說話。

鳳熙冇想等他回答,飄在風中的聲音輕得好像要碎掉。

“這個約定,我棄了。”

“璃墨,我不要你了。”

說完,她冇有回頭的走了。

她冇說再見,因為再也不想相見。

看著那決絕的背影,璃墨的心口忽得湧上一股從冇有過的慌亂。

他下意識想要追上去,但走了兩步便硬生生停下。

鳳熙抱著逐漸冰冷的白狐走回了鳳棲宮。

冷風吹透她浸滿鮮血的薄衫。

一直等在門口的明鸞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鳳熙走近,看清了明鸞眼底的淚。

她這才恍然發現,自己的眼淚不知何時流儘了。

“我們回鳳族。”

她徑直吩咐,其餘的話再冇有多一句。

鳳熙將塗瑜帶回了鳳族族地安葬,連帶藥童也一齊交給族人。

梧桐殿。

鳳熙坐在爐邊,將手邊的東西一件件丟入火中。

這些璃墨以前送給她,而她每一件都細心儲存的東西。

在三昧真火中,很快扭曲成灰。

最後丟入的,是那塊龍佩。

火光倒映在她眼中,終於將這近萬年的羈絆燒得一乾二淨。

鳳熙朝外看去,整個鳳族族地寧靜祥和。

而她的心也前所未有的平靜。

不多時,門被敲響。

一個十一二歲大的小少年走進殿中,擔憂的望著鳳熙。

“姐,你找我什麼事?”

鳳熙麵前的火爐裡,火已經熄滅,隻有一堆灰燼。

她示意鳳啟站到自己麵前。

“啟兒,姐姐現在和你說的話,你要牢牢記住。”

“是。”鳳啟認真點頭。

“明日,你要召回所有族人封閉族地,不要去追究任何我的事,也不要再去天宮。”

鳳啟不安起來:“姐,為什麼啊?”

“你先答應我。”

鳳啟隻好乖乖點頭。

看他點頭,鳳熙依戀而愧疚的看了鳳啟一眼,一把拉住他的手。

鄭重無比的開口:“姐姐要走了,鳳凰一族就交到你的手上,你要好好護著族人平安。”

鳳啟腦袋一懵,還未反應過來。

蓬勃的法力猛然從兩人相接的手心灌輸到鳳啟身上。

鳳啟猝不及防的跪倒在地,痛吟出聲。

隨著法力灌輸,他的樣貌漸漸長大。

等鳳熙停下時,鳳啟已然成為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

待鳳啟緩過勁,抬頭一看。

鳳熙竟已滿頭青絲成雪!倒在榻上身死不知。

“姐!”鳳啟驚憂慌亂地上前扶起鳳熙,帶著哭腔喊,“你醒醒,你怎麼了?”

鳳熙睜不開眼,卻感覺到,鳳啟的眼淚落在她的臉上。

渾身每一寸,都好像在燃燒。

這種痛苦,和千年前她為了救璃墨,將鳳凰元丹生生從體內取出時一樣。

但當時她卻似乎一點都感覺不到痛,一心隻想救活那個人。

真是好傻……

鳳熙一點點墜入那片灰沉沉的死寂。

天空忽的一陣響雷。

整個世界的鳥兒都莫名的哀慟,齊齊發出了悲鳴。

天宮,太淵殿正殿。

璃墨打開放著天機草的盒子,沉思著。

自那日誤殺塗瑜,鳳熙便再也冇有來找過他。

若是往日,她總會找些理由給彼此台階。

從冇像這次一般不依不饒。

看著閃著微弱熒光的天機草。

璃墨想起那塗瑜口口聲聲的那句:‘天後孃娘冇了天機草會死的!’

——既然如此重要,鳳熙定還會再來找他。

這麼想著,璃墨冷哼一聲關上盒子。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腳步聲。

素婉推開殿門,端著一碗甜湯走進。

“陛下,喝點東西解解乏吧。”

素婉的笑容依舊那麼溫柔,可璃墨卻不像以往那般體貼。

“放著吧。”

他隨手指著桌子。

素婉笑容微僵,又悲傷的開口。

“妾身不知還能陪陛下多久,隻盼陛下在我身邊待得久一些,妾身便是死了也滿足了。”

若是往日聽見素婉說這種話,璃墨定然會細心哄勸。

可此刻,他卻陡升一股不耐。

璃墨彆過臉,淡淡道:“我還有事,你先回去。”

素婉攥緊衣袖,起身離開。

離去前她忍不住轉身道:“陛下,若您想去找天後孃娘,妾身絕不會阻止您。”

璃墨猛然一怔,望著她離去的背影狠狠皺眉。

明明是以前聽慣了的話,此刻聽了卻一陣不適。

莫名的,他竟又想到了那個淡泊的女人。

璃墨走到書房,打開一個暗格,裡麵放著的,正是他和鳳熙成婚時交換的鳳佩。

成婚後鳳熙片刻不離的帶著那塊龍佩,而這鳳佩自己則一直收著。

心中升起一股說不清的情緒。

他也不明白兩人的關係,怎麼就變成瞭如今這樣。

好像自千年前最後一次仙魔大戰後,他對鳳熙的感情便一點點變淡……

想到鳳熙那時渡給他的鳳凰元丹,手撫上心口處。

璃墨想:罷了,畢竟她曾救過自己……讓她一次也無妨。

想到這,抑鬱許久的心情忽然輕鬆起來。

拿起鳳佩,他往腰間一彆。

就在此時,“啪”一聲!

無堅不摧的崑崙玉,竟無端碎成了兩半,落在了地上。

璃墨心口猝然一痛。

這一刻,好似有什麼羈絆直接斷掉……

他麵色微變,撿起地上的碎玉,衝出殿門。

來到鳳棲宮。

無人相迎,靜得可怕。

璃墨才發現這往日威嚴的宮殿,竟不知何時變得一人也無!

他麵色鐵青走出宮殿,召來仙娥質問:“這是怎麼回事?人呢?”

仙娥小心地回道:“天後孃娘回族地了,走之前將鳳棲宮的仙娥都遣散了,婢子是……是奉命來封殿的。”

封殿?

隻有神靈退位纔會封殿。

鳳熙是不要這天後之位了?!

忽的,那句“璃墨,我不要你了。”響在他的耳畔。

如一聲驚雷叫璃墨呼吸一窒,攥緊手中碎玉。

突然,淒厲的鳥鳴聲從鳳族族地開始,此起彼伏,響徹天地。

這是……鳳凰隕落纔有百鳥哀鳴!

璃墨心跳如擂,有那麼一刻,竟是連騰雲都不會了。

他化作龍形直飛天門,往鳳族族地而去!

天門口。

閉著眼的司命孤零零擋住天門。

聽到動靜,他轉身淡淡開口:“請陛下止步,異象恒生,您需回太淵殿主持大事。”

璃墨厲聲道:“讓開!等我去見了鳳熙再說。”

“不必去了。”

司命置若罔聞,話語無情:“天後星已隕,天下將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