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公主回頭,臉上的恨意隱去,重新掛上了笑意朝來人道,“大哥,你不是去找無名簽名了麼,怎麼跑來這裡了?”

耶律明朔無奈道,“整個會場都找不到無名,我估計人已經離開了,還有剛王後打來電話詢問我們去處,我們得趕緊回去了,要不王後得知我們來了聖岩國看拳擊比賽,一定會勃然大怒的。”

星月不甘心的捏緊了拳頭。

這次來聖岩國看賽,是她好聲求著耶律明朔,並且抓住他喜歡無名這點,死纏爛打才讓他帶著自己過來。

之所以這麼做,全是因為她得到了意外訊息,說南龍驍也會帶夏安心一同出現。

剛在會場上,她分明已經見到了兩人。

原本想找機會對夏安心下手,可誰曾想,竟然會讓她意外發現,無名竟然又是夏安心。

星月妒忌極了,為什麼這個女人如此優秀,竟然擁有這麼多強悍令人羨慕的身份。

她夏安心究竟是踩到什麼狗屎運,所以,運氣全都跑到她身上去了。

星月好恨,一直都在暗中偷偷的跟著夏安心,連同楚田兒暴露也是她收買記者去拍的。

就剛剛夏安心和米洛還有楚田兒出現在此,也是她給記者和粉絲泄露的訊息。

她就是要讓夏安心身敗名裂,讓她知道和自己作對,是不會有好下場的。

如今夏安心還冇得到教訓,她又如何能離開?

星月上前,抱住了耶律明朔的手臂,撒嬌道,“大哥,難得出來一趟,就多玩一會嘛。”說完,她指向前方道,“我剛纔看到無名從那裡離開了,我帶你過去找她。”

耶律明朔一聽說‘無名’兩字,眼底就冒著精光。

當下也管不著那麼多了,直接應允了星月的意思,“那行,來都來了,要是冇拿到無名的簽名,那得多遺憾!”

……

夏安心帶著楚田兒和米洛閃身進了一間雜物間,安然避開了記者和粉絲的追逐。

眼睜睜看著一大群人從眼前消失,夏安心等人狠狠鬆了口氣。

“我總覺得這一切不太正常,為什麼這些記者能如此輕而易舉的知道我們的行蹤?”米洛懷疑道。

剛他們所處的位置隱蔽,可記者和粉絲卻輕鬆找到這裡來,這讓米洛不得不懷疑,是否他們被監控了。

夏安心眉頭擰緊,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片刻之後纔開口道,“從剛纔到現在,我一直有種被人盯著的感覺,想著這裡是拳擊場,粉絲狗仔多,因此便冇多想。

可如今洛洛一提,這讓我也是不好想,是不是有人一直在跟蹤我們的下落,從而將資訊在傳給記者?”

兩人不謀而合,越發讓人懷疑,他們確實被人盯上了。

“洛洛,這裡我來處理便好,你出去調檢視看,究竟是誰在背後動手腳。”

起初她冇多想,可在一係列的變故發生後,她重新整理了下來龍去脈,從中發現了不少的疑點。

明明一切都在他們掌控範圍之內,可事態還是失去了控製,甚至輿論越鬨越大。

如果不是有人在從中動手腳,以慕北宸的智慧和實力,必然很快讓輿論消停下來。

然而並冇有,這群黑粉和記者就像是瘋了似的追著他們,就連網上的帖子也都慢慢浮現,甚至到了不可控製的地步。

夏安心想,這幕後一定有雙黑手在操控著,而那人,此刻就在黑暗中隨時監視著他們。

至於是誰,隻要露出狐狸尾巴,她必然不會輕易放過!

“放心吧,這件事包在我身上。”米洛冇多言,閃身離開了雜物間,她先是將記者和黑粉引開,這才潛藏在四周觀察一切動靜。

見此機會,夏安心和楚田兒順著安全通道離開,米洛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等待著那幕後黑手現身。

等安心和楚田兒下了樓,突然剛被米洛引開的記者和黑粉又重新折返了回來。

米洛眉心狠狠一蹙,剛想現身去引開他們,突然從角落處理出現兩道人影。

仔細一看,竟然還是熟人。

米洛嘴角彎了彎,閃身便消失前去和夏安心他們會和。

這邊。

夏安心和楚田兒正朝洗手間的方向走去,很快米洛便追了上來,說道,“心兒,已經調查到了。”

“是誰?”夏安心猛然頓住了腳步。

米洛雙手抱胸,眼底染上嘲諷之色,“老熟人,星月公主和耶律明朔。”

聽言,夏安心了冷冷輕笑。

還真是始料未及啊!

看來之前星月被設計,始終心存不甘,一直在想辦法報複她。

而她一直敏感於有人跟蹤自己,那人便是星月無疑了。

“既然她非要作死,那就讓她作個夠,最好作天作地作得全世界都知道她的醜聞!”夏安心的眼神漫上一層冰霧。

她已經在慢慢迴歸寧靜,偏偏還有人要招惹她頭上,如此也就不怪她心狠手辣了。

“心兒,你下個命令,我和洛洛來執行便可。”楚田兒見有人敢欺負安心,立馬豎起全身的刺,手腕更是掰得咯吱作響。

夏安心示意兩人靠近過來,這才說出計劃。

米洛眨了眨眼,“我來引他們入套,至於田兒你去想辦法弄點藥過來。”

楚田兒對於捉弄人可感興趣了,當下毫不猶豫道,“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保準讓他們兄妹倆爽個夠。”

這麼好玩的遊戲,怎麼能少了她楚田兒呢。

楚田兒此刻精神洋溢,全然冇了剛纔的萎靡失落,摩拳擦掌之後很快就消失去辦了。

米洛也第一時間去準備,至於夏安心進了洗手間做了下偽裝,這便大搖大擺的穿梭在整棟大樓之中。

此刻星月和耶律明朔就跟在一眾記者身後,剛她明明看見夏安心等人朝往這邊離開,怎麼找遍了四周,都不見任何人的影子,難不成是她看錯了?

就在星月想不透時,突然有道影子在她眼前晃過,星月瞳孔微眯。

夏安心?

耶律明朔也看到了,眼底閃爍著驚喜的光芒。

-